云亿网

海清谈女演员困境 就中生代女演员困境发表演讲后

日期:2019-08-13 来源:海清谈女演员困境 评论:

[摘要]原标题:发表关于中生代女演员困境演讲后,海清和我们聊了这些作者:张曦采访海清当天,削瘦的她身穿宽松薄毛衣,搭配浅色长裙,背后倾泻而下的阳光把她的轮廓勾勒得少女感十足。但是海清很清楚,自己已是中年女演员。在7月28日晚发表了关于中生代女演员困...……

原标题:发表关于中生代女演员困境演讲后,海清和我们聊了这些

作者:张曦

采访海清当天,削瘦的她身穿宽松薄毛衣,搭配浅色长裙,背后倾泻而下的阳光把她的轮廓勾勒得少女感十足。

但是海清很清楚,自己已是中年女演员。

在7月28日晚发表了关于中生代女演员困境的演讲后,她收到了大量信息,其中一些前辈也表示感同身受。

但是,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呢?海清没找到特别完美的答案,她只是希望能引发大众的思考。

困惑

“女人的其他面,我接剧本时看不到”

7月28日晚的FIRST影展闭幕式上,胡歌喊话青年导演,一句“我便宜又好用”点燃了台下海清的内心。

那一刻,海清“冲动”地决定,自己也要把憋了很久的想法表达出来,她先在手机里写下大概要讲的话,接着,在群里喊话姚晨、梁静、小宋佳,让她们做好一起上台的准备。

然后,海清发表了那段刷屏的演讲——

“我们是一群非常努力、热衷表演的女演员,我们在这个行业里一直在坚持,基本上没有傍大款,也没有靠父母,我们一直靠自己努力从小走到大。而且我们和你们一样,我们非常热爱电影。但说一句实话,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是被动的,市场、题材各种局限常常让我们远离一些优秀的作品,甚至从一开始就被隔离在外。”

她说大家足够专业,希望有机会跟优秀的团队合作,塑造出经典的角色,而且还调侃道,“比胡歌便宜,跟他一样好用”。

有人钦佩海清的勇气,也有人质疑:身为一线女星,还会没戏拍?

事实上,找海清的剧本很多,但大多仍然是家庭剧。她虽然不排斥,但觉得太单一。

“女人在这个社会上除了妈妈,应该有很多身份,她不仅仅面对子女、家庭,也要面对社会,面对自己的人生、情感。但挺遗憾,除了妈妈的身份,女人的其他面,我接剧本时看不到。”

标签

不想止于“国民媳妇”

因为出演的家庭剧深入人心,海清一度被称为“国民媳妇”。

从2006年到2009年,她凭借《双面胶》《蜗居》《王贵与安娜》《媳妇的美好时代》等家庭剧成为当时电视圈最出风头的女演员。很多观众认为,海清的表演真实、接地气,而她的长相,也亲切、温婉、邻家。

海清最早并不清楚自己的优势,还一度对外表特别不自信。如果别人找她试镜,她会问对方是否需要漂亮的女演员,要是得到肯定答复就不去了,因为怕自己尴尬,也怕对方抹不开面子。

曾和海清合作多次的滕华涛导演就曾说,“演员的漂亮跟普通人标准不太一样,更多的是讲观众缘。有时候就算长得再标致,观众觉得你烦,那也完蛋,没办法翻身。老海身上有种特别生猛的生活气息,这点其他人没法比”。

但是海清不想一直躺在家庭剧的“舒适圈”里,尽管《媳妇的美好时代》让她拿奖到手软,但也成为了她事业的“分水岭”,她开始试图脱离“国民媳妇”这类的角色。

《黎明之前》里,她饰演中共地下党员顾晔佳;《心术》里,她扮演神经外科护士美小护;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里,她挑战一个外表男性化,即将生育的妈妈形象……

2016年,海清又迎来她演员之路的高光时刻,她参演的《小别离》播出期间,曾创下连续11天收视冠军。

很多人羡慕海清的运气,但海清却陷入困惑。拍《女不强大天不容》时,她告诉编剧六六自己有了“中年危机”,因为周围美女层出不穷。

海清谈女演员困境 就中生代女演员困境发表演讲后

海清也在电影领域做了尝试,但可惜没有太大水花,《红海行动》里男演员的光芒耀眼,反倒显得她黯淡无光。 走出舒适区,海清碰壁了,但她不甘心,太要强,有时也会成为软肋。 有句老话说得好,知足常乐,相信海清也明白这个道理。

其实,要不是震惊娱乐圈的“一阳指”事件被报道的沸沸扬扬,白百何有极大的可能在《捉妖记2》上映后拿下中国女演员中第一个突破100亿票房的演员,她在电影圈会越走越远,也会越来越好,甚至也可能成为男女演员中第一个破100亿票房的演员。无论从演技还是从敬业度上来讲,都是一个好演员。

即使如此,沉沦了这么久的白百何还是可以通过一部电影打一场漂亮的翻身账,毕竟也只是一部电影的事情。

六六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演员分几类,女明星和女演员,女明星过了一段时间就不愿意见人了,但如果你想当女演员,任何时间段都不耽误你是一个女演员,你内心很强大,永远是好演员。”

家庭

“当妈妈真的挺难的”

在老师黄磊的盛情邀约下,海清又一次出演了家庭剧《小欢喜》,两人依旧演夫妻,连名字都没改,和《小别离》一样,还是方圆(黄磊饰)和童文洁(海清 饰)。

而且童文洁还是一如既往的“虎妈”,面对学渣儿子,恨铁不成钢,无比焦虑,十分暴躁。

但生活中的海清,在孩子的教育上却放松很多,她和儿子之间的矛盾点竟然是“长身体比写作业更重要”。

比如,晚上9、10点,这个对话常常发生在海清和儿子丹尼尔之间——

海清:还有作业吗?

丹尼尔:妈妈我在做。

海清:别做了,这都几点了还不睡觉。

丹尼尔:好的。

(过了半小时)

海清:亲爱的你睡了嘛?

丹尼尔:马上。

海清:为啥每天要这么晚睡有这么多作业吗?

“我也很在乎儿子的学习,但不代表一直使劲,就隔三差五问一下。没考好会问一下原因,我不焦虑他有多差,我会横向比。要是大家分数都低,那没事,可能是卷子很难。”

童文洁式的焦虑,海清在生活中见过很多次。

有一次海清健身时看见一个妈妈因孩子不游泳情绪失控。“她和小孩说:你一直坐在游泳池边上,你知道一堂游泳课多少钱吗?你坐了两堂课了,那你来干嘛?我告诉给你爸听,什么都不许你玩,你就呆在游泳池里游泳,下堂课你要是还坐在那边试试看!”

这个场面当时让海清觉得小朋友很可怜,但她转头一想,自己督促儿子练琴的时候,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虽然我很少说钱,但的确想的是一样的”。

所以,在海清看来,当妈妈比当演员更难,生气的时候要控制情绪,高兴的时候也要理智。

对待儿子,她现在有些“佛系”,“我把他当朋友,他有心事愿意和我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他有时也会强烈表达自己的意见和不满,我就不理他,离他远点”。

《小欢喜》开播之日,刚好是海清发布演讲的第三天。剧播出后,很快引发热议,有人说海清是在重复自己,也有人觉得她把“中国式家长”刻画得淋漓尽致。

采访最后,当被问及会不会像姚晨、梁静一样,也转型“曲线救国”时,她摇了摇头说:“暂时没有转型的打算。”然后又补了一句,“不排除将来有这个可能”。

责任编辑:张申

海清谈女演员困境 海清受访谈了这些

人生百态,世事无常,站在终点远不是现在你想象的,白百何的经历更像是一场命运的捉弄,也像是一场自身的修炼,每个人仰望的是一场100亿的盛宴,不能忽略的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不辜负自己,不辜负别人,不辜负未来。

最初,警方认为是单纯的交通事故。但随着调查的深入,发现韩智星事发前的行为以及曾在副驾驶上的丈夫的证词存在疑点。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gdyunyixue.com 云亿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