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亿网

一期一会下一句 【一期一会的人们】20171103

日期:2019-07-28 来源:一期一会下一句 评论:

[摘要](这是文集《我要上天——法国跳伞A证历程》的一篇,欢迎阅读本文集下的其他文章;另外视频已经传到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6067092/,欢迎前去吐槽)终于可以好好、细细地聊聊身边的人的时间了...……

(这是文集《我要上天——法国跳伞A证历程》的一篇,欢迎阅读本文集下的其他文章;另外视频已经传到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6067092/,欢迎前去吐槽)

终于可以好好、细细地聊聊身边的人的时间了。尤其是现在是周五的晚上,人们一个个都走掉,周末都有事情要干,貌似我是最后一个留守者了。突然让我感觉特别地孤独和思念。

——别称您,别称先生

在基地,很多人跳伞的次数是用百甚至千来计算的。但是在这里你真的感觉不到任何的等级差异,所有人互相称呼都是用名字。Brando第一次带我来宿舍的时候,我一路上称“您”,只是有一次说走了嘴说了“你”,立刻改正了一下,他就说:“你可以用‘你’称呼我啊。”而我称呼我的教练雅尼大叔的时候,一次我叫了“先生”,已经算是法语里很正常称呼老师的方式了,甚至比“教授”、“老师”的尊敬程度还要低那么一点。他就立刻抓住我说:“你叫我什么啊?‘先生’?我叫什么名字?”我说:“雅尼。”他说:“对啦,叫雅尼就行啦。”于是我整个在基地的过程中,无论是看起来有我爸那么大的大叔,还是一脸严肃的monitor,都一律用“你”,一律用名字,甚至是简化了名字的昵称。

——每天早晨的贴面

记得上语言班的时候,老师说,贴面礼一般都是很熟悉的人之间进行,老师和学生之间一般不会用,第一次正式场合见面也不怎么用。只是我刚到基地的第一天,这种亲密的问候就纷至沓来。老师学生之间,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涉及到女孩,都是贴面礼,也兴许是基地的女孩太少了吧,否则不要太复杂。于是这个星期我贴过的面,可能比我来法国之后所有的都要多。甚至到后来,我早早起来等在折伞大堂的时候,都有一点期待,马上要见面的人,和马上要贴在一起的热热的面庞。

——Bon saut!

法国人真的很喜欢bon+名词:bon appétit, bon courage, bonne soirée……在基地,大家说的都是bon saut (good jump)。对法国人可能没什么,在我看来总是觉得有那么一点戏谑,说不清楚为什么。一般在飞机上升到3500米以上,大家都带好装备开始调整姿势的时候,就开始互相击掌,在巨大的噪音中努力地喊:“Bon saut! Bon saut! ”机舱很小,甚至你可能都不知道是谁的手,突然伸过来,但是只要拍两下就好了,作为一种仪式感。

——启蒙老师Kévin

我们的启蒙教师,长着大长腿的妖孽。很喜欢他不是因为他帅,当然他的确很帅,但是更是因为他人很善良。因为担心我听不懂,上课几次提问我;理论课之后有一份考卷,对答案的时候我几乎抢不上话,也是他在我身边,给我一道题一道题改;后来的折伞,他看我力气很小,还特别告诉我怎样使力能关上伞包,这个方法我一直用到现在。只是可惜他周三带完最后的PAC(陪同跳伞课程)就离开了,基地再看不见他的大长腿,看不见他浮夸地呼啸落地,好像也少了些滋味。

——我的monitor雅尼大叔

大叔大概四五十岁,有一个14岁的女儿和一对两岁的龙凤胎,这些人是他的电脑桌面。大叔对中国很感兴趣,经常问我一些关于中医之类的事情。我跟他说,中国人都是不贴面的,朋友之间亲吻也很少。他一脸惊恐,那你们家人和朋友之间怎么问候啊!而我在完成了最后一个PAC,也就是之后我不再跟他一起跳的时候,他说要祝贺我,还说:“在法国我们是要亲吻的哦~”然后亲了一下我的额头。之后虽然我一直是在一个人跳,但是只要飞机上有他在,他就会让我坐在他旁边,临出仓的时候还会再帮我确认一下对讲机,逃生装置等等,对我真的如亲人一般。

——Jimmy大叔

我在基地呆了三天才第一次注意大叔。大叔比雅尼大叔还大,头发白了一半,似乎是基地资历最老的成员了。认识他是因为,雅尼大叔带我去问他一位在中国跳伞的朋友。大叔居然有微信,为了和这位朋友联系。有一天他们视频的时候还特意跑到我边上来,指着我对那位在中国跳伞的Ben说:“就是她!说两句中文给她听听!”大叔认识了我之后也一直很和蔼,尤其是看我在折腾着折伞的时候,每次叫他,他都会十分热情地来帮忙。

——Cédric冷面男

一期一会下一句 【一期一会的人们】20171103

指人与人一生中难得有一次相遇因而应该珍重。一生一遇。百年一遇。(日汉双解词典)

原标题:我们常说的「一期一会」到底什么意思?

原本是茶道用语,意思是本次茶会相聚在一生中只此一次,因此要多加珍惜,真诚相待。

这位小哥我也是见过很多次,和其他人不同,他很少笑。每次都穿着一套白色的跳伞服,人又很高,像是个俄罗斯航天员。为人也是认真又耿直,我最后的A照考试是他跟拍的。

——Brando小摄像

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经常戴带摄像机的头盔,上面还会写着他的名字。经常有人在拿证前的最后一跳需要摄像的时候,他就会跟着你一起跳。虽然喝酒的时候很多人表示他很冷,人不是很善良,但是在我看来他还是不错的。尤其是第一天带我去宿舍的时候还借给了我一个插排,拿了一个电暖气(虽然第二天被收走了),还帮我借了洗发水(虽然我最后没有用)。

——Greg兴奋的小黑

应该是我们这个班第一个拿到A证的学员,全名叫Gregory,是一枚小黑,在巴黎当兵。一天到晚都很兴奋地说着说那,每次见到我也会特别开心地问:“你还好吗,JIEHAN?”小黑一开始就买了全部的折伞票,于是一天到晚除了跳伞就是到处游荡四处打招呼。以前对黑人的偏见有一点是暴力,但是这枚小黑真的不暴力,甚至有时候很温柔,只是表现欲真心很强,说话自带RAP。

——Pierrick大叔

其实也算不上大叔,只是一脸胡子看上去很成熟。他有个八岁的女儿,自己有一家公司,所有有空跑出来跳伞。他也住在波尔多Talence,跟我一个区,还提议过几次如果我想撘他的车我们可以一起走。只是最后很遗憾时间上不太过得去,我最后还是搭了另一位大叔的车回家。可能因为大叔有个女儿吧,他对我还是很耐心的,尤其是我遇到听不懂的法语词,经常会问他。去酒吧的那天,我撘的他的车,其他人都跟Greg一起走的,导致我们两个人找路找了半天。Greg说在一个叫Gypse的酒吧,我还问Gypse是什么,他解释了一通,我觉得应该是吉普赛,就说是不是《巴黎圣母院》里有的那个角色。他还一脸认真地想了好久,说《巴黎圣母院》里那个可能是波西米亚人吧……

——Robin和Clémence

一对小情侣。Robin是开战斗机的士兵,Clémence在巴黎学飞机制造,看起来就感觉他俩很般配。因为我和Clémence都是雅尼大叔带,又是我们这个班除了我之外唯一的女孩,所以跟她相处时间应该是最多的。她今年20岁,虽然看起来可能大一点,但是相处多了就会发现,她的确还是小姑娘一般。找不到自己男朋友的时候会到处问:“你看见Robin了吗?我又找不到他了。”我问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她说两年多,但是聚少离多,所以想假期多相处一些。Clémence进步得比我慢一点,所以她和雅尼大叔的合作比我多一跳,所以她也有多一跳的视频,这让我有点嫉妒。

——Marvin小天使

这个小天使名字的拼写我并不确定,因为从来没看见他在航班安排表上,因为他只有五六岁。但是基地心宽的大叔们很放心地让他开接驳小车,像是一个电动三轮车。如果你降落得太远,他可能就开车把你接回来,还会很细心地观察你的伞没有拖在地上才放心地开车。后来还看见大叔们教他折伞,让他帮忙收控制绳……他也大概是基地里最红的小红人了吧,没有人不喜欢他。

——其他奇葩们

在基地住了一周,见过的奇葩们也不少。这的奇葩也没什么贬义,毕竟我在很多人眼中跑来学这个也是奇葩行为之一。这一周中,我见识了两个人为了庆祝自己的第100跳,决定只穿内裤从4000米连锁倒挂下去(见视频第四跳);还有个半裸(只穿内裤)四人组,每人还拿了一把扫帚似是要cos哈利波特;还见到了全家来看的90岁老爷子玩双人跳伞;还有四个人穿一身黄,像是四条大黄鱼,穿成一条线跳。总之玩法很多,需要慢慢发掘。

企鹅电竞若风 LOL若风宣布转战企鹅电竞

「一期一会」更强调珍惜每一次相遇,如果要表达“一辈子也只有这么一次”的重要性,可以使用「一世一代(いっせいちだい)」。

人と人との出会いは一生に一度だけだから、たいせつにせよ、ということ。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gdyunyixue.com 云亿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