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亿网

黑白无常手稿 中国传说

日期:2019-07-30 来源:黑白无常手稿 评论:

[摘要]无常鬼,亦称无常。传说中,将无常说成是人死时勾摄生魂的使者。而将无常又划分为黑无常和白无常。黑无常和白无常虽然都是无常鬼,但是前者给人带来的只有灾难,而后者一方面给人带来恐惧和不安,另一方面也可以给人带来发财的好运气。这反映了民间一种观念:...……

无常鬼,亦称无常。传说中,将无常说成是人死时勾摄生魂的使者。而将无常又划分为黑无常和白无常。黑无常和白无常虽然都是无常鬼,但是前者给人带来的只有灾难,而后者一方面给人带来恐惧和不安,另一方面也可以给人带来发财的好运气。这反映了民间一种观念:鬼跟人一样有善恶。

白无常鬼名叫谢必安,黑无常鬼名叫范无救,也称「七爷」、「八爷」。据说,谢范二人自幼结义,情同手足。有一天,两人相偕走至南台桥下,天将下雨,七爷要八爷稍待,回家拿伞,岂料七爷走后,雷雨倾盆,河水暴涨,八爷不愿失约,竟因身材矮小,被水淹死,不久七爷取伞赶来,八爷已失踪,七爷痛不欲生,吊死在桥柱(所以很多白无常的形象是伸著长长的红舌)。

关于白无常的故事,有一则故事较为典型。有一年清明时节,白无常公干路过一地,见一妇女带着两个孩儿在一座坟前哭拜,很是伤心;又见一个老头在不远处摇头叹气,很同情。白无常向老头打听,才知这妇人有天大的冤枉。

原来这妇人姓陈,是一富商的三女儿。这富商颇有家财,就是子运不佳,只生了三个女儿,三女儿还是个麻子脸。母亲见三女儿因出天花染成此病,很是自责,对三女儿特别疼爱,去年才死去。

陈家有个伙计叫敖大,表面老实,心中很有心计,他盘算,陈三小姐是个麻子,有钱人家的公子肯定不会要她,不如把她勾引作为老婆,等他父亲一死,这万贯家财不就属于自己了!

那陈三小姐说了多门亲事,都因那麻子脸,哪家都不要。她见敖大身强力壮,又逗父亲喜欢,两人眉来眼去,不久就私自成了鸳鸯。过了几个月,陈三小姐肚子就渐渐大了。陈三小姐的父亲只好把敖大作了上门女婿。敖大真正成了女婿之后,岳父提他当了总管,家里大小事都由他管。渐渐,敖大对岳父就不那么恭顺,在外头又是酗酒又是嫖女人;回家来,陈三小姐规劝他,还把陈三小姐羞辱一番。陈老爷就得病气死了。敖大日嫖夜赌越是厉害。

白无常听了老头所讲,心中火起,决定要教训敖大,给陈三小姐指一条求生之路。

他跟随陈三小姐回家。正好有个赌徒来收赌债,一看正是敖大手笔,只好付了他一百两银子。那赌徒见家中无人,抱着陈三小姐要施无礼,突然被人打了三个耳光。陈三小姐推开赌徒,逃进里屋,插了门,心里实在想不过气,拿了绳子要上吊。她吊一根绳子断一根绳子,心中好觉奇怪,白无常弄开门,抱着她的两个孩子进了屋。陈三小姐见白无常笑嘻嘻的很和善,也不惧怕。

白无常说:"何必轻生,不如你收拾家中所剩钱财另走他乡,两个孩子还要你抚养成人呢!"陈三小姐听了白无常的话,带着两个孩子走了。等陈三小姐走后,陈家四间店铺同时起火烧了起来。那敖大正在春香院里抱*女,抽大烟,等他赶回家,家业全都烧了个精光。

关于黑无常也有很多传说,有一则《黑无常改恶从善》也较为典型。传说从前有两父子,儿子从小好逸恶劳,又抽烟又赌钱。父亲管教,儿子就是不听。有一次,儿子赌钱回来,输了个精光。父亲失手将儿子打死了。儿子死后,恶习不改,阴魂在人间依旧作恶害人。

过了几年,有天晚上,儿子来到自家门外,当他正要进屋时,院子里的狗叫个不停。他父亲知道又有死鬼来害人,一手提刀,一手端着桐油灯出房来收鬼。儿子看见父亲来势凶猛,跳到房子上说:"父亲,孩儿不是来害人的,孩儿只是想回来看看你老人家。"

父亲说:"你在世作恶,死了还扰得乡邻不得清净,我失手打死你后,心头还难受了好久,你继续作恶,我反而不难受了。"

黑白无常手稿 中国传说

两只猫一高一低的蹲在那里,成母鸡孵蛋样,黑毛在长椅上,白毛在地板上。恰巧,灯光打在猫眼上,白毛右眼发红光,黑毛左眼发绿光,光是上下延伸的。当两只猫一同看向左方时,黑毛右眼泛蓝光,而白毛则通体雪白,闪着灵光,真是漂亮。有时候,黑毛也会对着绿灯,这个时候可就不好多看了,看多了觉得后背凉,因为,那是绿光,像狼。

歌台上还有一位认真的听众,微微的眯着眼,通体雪白,在顶部白灯的映照下发着“灵光”。时不时的用眼睛瞥一眼前方的顾客,再看一眼驻唱就作困倦样。“呀!这猫这么乖,真是成精了,敢是个灵猫!”一位客人笑着说。

烤吧内有驻唱,歌台上架子鼓,话筒,电吉他等乐器是有的。那驻唱坐的台子都是三个鼓摞起来的。悠悠的旋律从指尖弹出,嗓子眼里淌着毛不易的那首《像我这样的人》,不同的是驻唱是用自己的音唱出来的,也怪好听。

儿子说:"你说得实在有理,儿子现在已天良发现,发誓不再作恶,一定改恶从善来世再来报答养育之恩。"

父亲说:"如此便好,不然为父难见乡亲们。"

儿子说:"父亲放心,从此一别,儿子要去受刑吃苦,不会再来看望您老人家。父亲多保重。"

从此后,儿子真没有再来害人,他下十八层地狱受刑去了。在十八层地狱他受尽了磨难,才懂得了人生的可贵,自己过去干的那些恶事,实在有罪。

一次十殿阎罗中的秦广王召见他,说:"你为何不去取替身还阳?"

他说:"前世我已做尽遭千人恨万人骂的坏事,走到哪里,那里人都拿刀拿棍杀我,做恶事实在使人唾骂,我要重新做个好人。"

秦广说:"看来你真是个能改恶从善的恶鬼,告诉你,要是你再做三年善鬼,我一定报请阴天子封你一官半职。"

三年后,十殿阎王又召见了他,说:"这三年里,你果然已改恶从善,做了很多善事,我已报请阴天子恩准,封你为赏罚司黑无常官职,专事捉拿恶鬼。"

从那以后,他穿着一身黑麻布衣,半夜出巡各地,明察暗访,行善的他报给阴天子,作恶的报给崔判官,捉拿了很多很多恶鬼。

黑白无常手稿 黑白无常

一个转头的功夫,再看那猫已不是通体雪白,而是纯黑色了,连一个白点都找不到了。“看,我就说吧,这是个灵猫,变身了!”朋友顺着我的眼睛望了去,的确,猫已经是纯黑了。这在纳闷这猫时,另外一只猫从桌底下爬了出来,是那只“灵猫”。这真可是奇特,一黑一白同时出现,这像双胞胎,可我觉得更像是“黑白无常”,不过这“黑白无常”可比地狱里的黑白无常正常的多,也可爱的多。白毛的那只走到跟前抬头看我,我才看清这猫“灵”的地方:左眼是黑瞳,黄色眼球,右眼是黑瞳,蓝色眼球,是异瞳。耳稍上有一撮灰色毛,头顶上也隐隐的有一撮。而黑猫就正常了,就是毛色黑的发亮,要不是胡子长,恐怕连胡子都看不见了。

一个转头的功夫,再看那猫已不是通体雪白,而是纯黑色了,连一个白点都找不到了。“看,我就说吧,这是个灵猫,变身了!”朋友顺着我的眼睛望了去,的确,猫已经是纯黑了。这在纳闷这猫时,另外一只猫从桌底下爬了出来,是那只“灵猫”。这真可是奇特,一黑一白同时出现,这像双胞胎,可我觉得更像是“黑白无常”,不过这“黑白无常”可比地狱里的黑白无常正常的多,也可爱的多。白毛的那只走到跟前抬头看我,我才看清这猫“灵”的地方:左眼是黑瞳,黄色眼球,右眼是黑瞳,蓝色眼球,是异瞳。耳稍上有一撮灰色毛,头顶上也隐隐的有一撮。而黑猫就正常了,就是毛色黑的发亮,要不是胡子长,恐怕连胡子都看不见了。

烤吧内有驻唱,歌台上架子鼓,话筒,电吉他等乐器是有的。那驻唱坐的台子都是三个鼓摞起来的。悠悠的旋律从指尖弹出,嗓子眼里淌着毛不易的那首《像我这样的人》,不同的是驻唱是用自己的音唱出来的,也怪好听。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gdyunyixue.com 云亿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