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亿网

雨果浪漫主义 浪漫主义革命史

日期:2019-08-04 来源:雨果浪漫主义 评论:

[摘要]浪漫主义(Romanticism)这个词,显然是从浪漫(Romantic)延伸出的。浪漫主义除了是一种18、19世纪盛行的艺术形式以外,我们通常还用它来指代某种情感、理念和行为方式。对于浪漫、罗曼史(Romance)、罗曼蒂克(Romant...……

浪漫主义(Romanticism)这个词,显然是从浪漫(Romantic)延伸出的。浪漫主义除了是一种18、19世纪盛行的艺术形式以外,我们通常还用它来指代某种情感、理念和行为方式。

对于浪漫、罗曼史(Romance)、罗曼蒂克(Romantic 音译)、浪漫主义这些词,我们都能明确感受到它们包含有「感性、抒情、美好、冲动、个人化」等等具有内在一致性的共同特质。相比之下,「浪漫主义革命」(Romantic Revolution)这样的术语就生僻得多,浪漫和革命搁在一块,似乎有某种不可调和的冲突。我们很难想象,以诗人、钢琴家、画家、情种、瘾君子为主体的浪漫主义,和革命能有什么关系?

英国当代历史学家蒂莫西·C·W·布莱宁(Timothy C.W.Blanning)偏就把两种放在一起讨论。在《浪漫主义革命》一书中,布莱宁为我们描绘了受浪漫主义影响的文学、哲学、音乐、绘画······它们影响着人们审美趣味、生活方式、思维模式。

依布莱宁看来,这场浪漫主义革命虽然没有硝烟,却对我们如今的生活产生着根本的影响。我们如今对个人主义、英雄主义、女权主义的理解,对明星的崇拜,乃至对爱情的态度等等,或多或少源于这场革命。布莱宁笔下的浪漫主义,不是小布尔乔亚式的美学趣味,而是一场热情似火、披荆斩棘的革命,并且它还将继续燃烧。

这场浪漫主义的盛宴背后,其实是一种新思想针对启蒙理性不依不饶的革命。

这本书全名为《浪漫主义革命——缔造现代世界的人文运动》。问题在于,难道不是理性与科学缔造了我们现在的生活吗?「浪漫主义」这个文艺领域的特殊术语和我们,真有那么大的关系吗?

布莱宁的答案:是!

书的开头,布莱宁旁征博引,考证了「浪漫主义」一词的源流和诸多含义,他意在将浪漫主义从狭义的术语中解放出来,使它成为了一种能与启蒙理性平起平坐的思想立场。为此,布莱宁列举了大量例子,涵盖哲学、宗教、政治、社会学、艺术诸多领域,历数歌德、拿破仑、贝多芬、拜伦、卢梭、瓦格纳等一干风云人物。

导论中,布莱宁这样说道:「浪漫主义为感性文化与理性文化之间无休止的争讼揭开了新的篇章」。

至于是谁嫌弃了这样一种集体争讼的开端,布莱宁剑指卢梭。

作为鼎鼎大名的哲学家,法国文化圈人气十足的大人物,卢梭一开始是和伏尔泰、狄德罗等人志趣相合的。但是,卢梭本人更敏感,更神经质,他善于捕捉来自内心深处的细微倾向。那种莱布尼茨式的理性主义逻辑架构,早就让卢梭深感不适。

直到1749年,卢梭收到法国第戎科学院那篇著名的有奖征文,写出《论科学与艺术的复兴是否有助于使风俗日趋纯朴》这篇文章后,他才算是将自己对启蒙理性积蓄已久的厌恶明确下来。

自文章发表后,卢梭始终坚持自己的态度,在各个方面都与启蒙理性作斗争。布莱宁认为,卢梭的《忏悔录》就可以看成是一份浪漫主义的宣言,在《忏悔录》一开篇,卢梭就写道:

「我正从事一项前无先例而且今后也不会有人仿效的事业。我要把一个人的本来面目真真实实地展示在我的同胞面前;我要展示的这个人,就是我。只有我才能这样做。我深知我的内心,我也了解别人。我生来就不像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我敢断言,我与世上的任何一个人都迥然不同;虽说我不比别人好,但至少我与他们完全两样。」

布莱宁之所以把《忏悔录》看成浪漫主义的宣言,是因为他敏锐地捕捉到这部书中隐藏着的思想价值。在卢梭身上,布莱宁找到一个尤为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个人主义,一种因人本身的与众不同而感到美好和骄傲的精神。

至此,浪漫主义革命拉开了序幕。

受卢梭影响的早期浪漫主义者们,尽管还没有明确地对启蒙理性发难,但面对诸如科学中宗教的遗失,功利主义者与实证主义者对人性的冷漠,以及学院对于个人才华的限制这样的现实,浪漫主义者意识到率先开启了反对学院桎梏的潮流。

布莱宁援引18世纪德国著名画家卡斯滕斯(Asmus Jakob Carstens)的话来描绘那个浪漫主义兴起,社会渐趋个人化的时代风貌,卡斯滕斯曾说:

「我属于人性,不属于柏林画院。只有人的灵性,才有权要求我把我的感知发展到最高的高度。我将全力以赴,用我的作品向世界证明自己。」

在布莱宁看来,不只是卡斯滕斯对影响他发挥「人的灵性」的那种体制发起攻击,慢慢地,人们对人性的高度认可、对科学的反感与对自然的执迷愈演愈烈,个人主义的条条小溪最终汇成了浪漫主义革命浩浩汤汤的大河。

就这样,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被启蒙理性激怒了,他们愈发明确地悟到:

「启蒙之光虽然给人光明,却不给人温暖,虽然驱走黑暗,却不能照彻人心」。

他们看到科学忽视人的弊端,感受到「科学可以解释所有的事,但是无法理解所有的事」的事实。

雨果浪漫主义 浪漫主义革命史

雨果的大量作品直接取材于法国大革命,具有鲜明的政治性与现实性。在谈到创作主旨时,他说:“怎样减少人世间的痛苦?饥饿、艰难的劳动、贫困和罪恶,这种种问题紧紧地抓住了我。”正因为如此,他的传记作者安德烈·莫洛亚指出:“人类遗忘的大海淹没了多少十九世纪的作品,而雨果的作品像群岛一样,做然挺立在大海之上,露出它们那千姿百态的尖顶。”

雨果在《克伦威尔》中对古典主义清规戒律进行了公开的抨击,正如他在这部戏剧的序言中所主张的那样:“戏剧应该是一面集中的镜子”,“必须像自然一样行动,在它的创作中,把阴影掺入光明,把粗俗结合崇高,而又不使它们相混”。他将浪漫主义发展为批判现实主义,触怒了法国的古典主义者。1830年2月25日,当他的悲剧作品《艾那尼》公演时,古典主义者和浪漫主义者都严阵以待,做出了决战的姿态。雨果在《艾那尼·序言》中明确指出,浪漫主义是时代的回声,“其真正的定义不过是文学上的自由主义而已”。在被称为“艾那尼战役”中,浪漫主义取得了绝对的胜利。

好了,今天小编给大家介绍到这里就结束了,如果你们喜欢小编的文章就给小编点个关注吧!小编每天都会及时更新文章,我们下期再见!

因此,浪漫主义者标榜个人、赞美自然、崇拜英雄、鄙视庸众,将「作者,而非作品」置于「美学活动的中心」。这种做法就意味着,艺术家逐渐从自发走向了自觉,不再躲藏在作品背后,开始提倡完全的个人主义。正如王尔德声称的那样:「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

从卢梭到李斯特,浪漫主义旗下的知识分子得到了巨大的解放,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他们弘扬爱情的纯粹、天才的伟大、强调艺术的尊严和个人的自由,创造了「珍视个人魅力的文化」。对于这样一种肯定人的内在精神,并以个人魅力为荣誉的革命。布莱宁引用李斯特传记作家阿伦·沃克(Alan Walker)的话说:

「贝多芬借助他独特的天赋和不妥协的性格,迫使维也纳的贵族至少对他平等相待。接下来就留给李斯特了。他促成了一种观念,让人们认为艺术家是更高等的造物,受到神的恩赐。而余下的人类,不论哪个社会阶级,都必须尊重艺术家,甚至向他们效忠。」

至李斯特止,受浪漫主义感发的艺术家完全崛起了,他们以往是仆人,为科学所统治。如今,他们脱身了。文艺复兴以来,那种对人类理性的肯定,渐渐转向了对人类感性与内在精神的价值肯定,这的确是一个伟大的转变,而且参与这一转变的所有哲人、艺术家、学者等等,都统统成了反对启蒙理性的革命者。

对于18、19世纪盛行的理性精神,浪漫主义就像它的反面,像幽灵和影子般存在。「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牛顿」——这是启蒙时代知识界的广泛写照,人们崇拜牛顿,为理性的缜密与和谐自豪。

浪漫主义在那样的时代中,只能在阴影潮湿之处生长出来,俨然一朵「恶之花」。

如果说启蒙是阳光,浪漫主义则是月色。布莱宁在书中花了极大的篇幅描绘浪漫主义的文化现象,他把对夜、月亮、黑暗和梦的热爱归结为浪漫主义对启蒙理性的矫枉。

但凡理性追求和谐,浪漫主义就追求极端;理性越追求清晰,浪漫主义就越模糊现实;理性追求严谨,浪漫主义就极力讴歌迷醉。它们在对立中生长,但又不全然对立。

布莱宁的意思是说,就像太阳和月亮的那种对立,理性主义与浪漫主义亦然。浪漫主义更像是理性主义的反光,看似的对立却在内部潜藏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们在很多人物身上都能看到这种二重性:卢梭一面思考社会契约,一面写作爱情故事;尼采一边积极肯定伏尔泰和巴赫,一边又为酒神精神所打动;弗洛伊德虽然想要找到意识背后潜意识的规律,又同时将其基础建立在对梦的想象上……

没有启蒙运动的浪漫主义是矫揉造作的,而没有浪漫主义的启蒙运动则是空洞乏味的。这样,它们这种相伴相生就成了解释对方的最好的载体。

浪漫主义在欧洲四散弥漫,其背后是浪漫主义者集体对科学的反感与厌恶。浪漫主义者们害怕科学有一天会使人丧失掉自身,用功利的快捷与便利抹杀人类可贵的鲜活感受。

今天,浪漫主义不但没有消亡,反而变得更加广泛。「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达达主义」等等,都无非是浪漫主义的变形,浪漫主义革命的延续。因为在宗旨上,它们都是一致的,即标榜个人、否认科学的唯一方法、对人类的陌生化痛心疾首。最重要的是,它们都具有绝对的内向性。

在整部《浪漫主义革命》中,布莱宁用很大的篇幅列举事例,用多个不同的视角考察了浪漫主义的方方面面,但不管如何分析,他都围绕着黑格尔对浪漫主义的定义——「绝对的内向性」。

所谓「绝对的内向性」,即是指浪漫主义对人类精神与心灵的依赖和着迷,他们深深地陷入到广阔的精神世界中,不仅肯定人的自然权利和价值,还将这种权利上升到和宇宙平起平坐的地步(如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他们不仅崇尚灿烂的和谐之美,也同样赞美伤感病态的美(如王尔德《道连·格雷的画像》);不仅肯定斗争的伟大(如德拉克罗瓦《自由引导人民》),更能体会失败的伟大(如歌德《浮士德》)。

黑格尔的这一定义无疑将浪漫主义的范围大大地拓展了。从书中不难看出,布莱宁深为认可这一观点。得到黑格尔哲学定义的浪漫主义,不只是那种雨果式「滑稽丑怪与崇高优美对照」的文学形式,它变成了世界性的、时代性的旗帜。

正如卢梭的巨著《忏悔录》的宗旨那样,浪漫主义将挖掘自我、展现自我、探索精神作为核心,以此作为武器来反抗科学的冰冷。虽然启蒙运动所提倡的理性精神似乎获得了胜利,科学的便利辐射到了整个世界,但我们也许永远也不能忽视浪漫主义为我们提供的心灵出路,它在某种程度上替代了宗教,成为二十世纪喧嚣下的「朴素与感伤的诗」。

直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当我们面对科学变本加厉的迅速发展时,每当感受到自我的土地受到践踏、面积不断缩小时,卢梭、华兹华斯、贝多芬仍然指引着我们去勇敢地反抗、追求激情与自由。

就像布莱宁在全书末篇所言:

「接下来,历史去向何方?我们只能猜。不过确认无疑的是,浪漫主义那条核心准则——绝对的内向性——的历史角色没有完结,浪漫主义革命仍然没有完结」。■

本文为明白微课「刘愚说书」原创内容。

贾乃亮富二代 家境一般全靠自己打拼才走到今天

雨果早期追随夏多布里昂,他的第一本诗集《颂歌》同样用忧郁的目光对待生活,并对王权和宗教产生顶礼膜拜的情结。后来,他的政治立场由保皇主义转向自由主义。但他作为一个坚定的共和主义者,他曾被拿破仑三世流放,1870年返回巴黎后又当选为国民公会代表。下面就跟随小编一起去了解一下吧!

在《巴黎圣母院》中,他塑造了吉卜塞女郎爱丝米拉达和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卡西摩多两个人物形象,表现了人类的美与丑之间的关系。卡西摩多虽然相貌丑陋,但在外表下却蕴藏着一颗善良的心;而巴黎圣母院主教克罗德·弗罗洛看似仪表堂堂,但在他的正人君子般的外表下,内心深处却包藏着龌齪与卑鄙。爱、善良和仁慈能够拯救人类,这是雨果所有长篇小说的主要思想之一。

雨果的最重要作品是《巴黎圣母院》和《悲惨世界》,既是浪漫主义的代表作,又开创了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之先河。《悲惨世界》是一部史诗式的作品,它以宏大的气势、敏锐的眼光和炽热的感情,从人道主义精神出发,紧紧围绕着工人冉阿让的悲惨生活这条主线,向读者展示了拿破仑帝国后期到七月王朝时期法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历史画卷,深刻地揭露了大革命后的“三个问题”,即“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赢弱”,从而表达了作者对法国资产阶级的强烈不满。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gdyunyixue.com 云亿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