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亿网

优客工场是干什么的 优客工场的“二房东老赖第一案”

日期:2019-08-01 来源:优客工场是干什么的 评论:

[摘要]11月末,有媒体报道优客工场的望京办公场地因房租问题被业主断电,导致创业团队无法工作,不得不再次交房租以换取基本办公条件。乍一听挺违和,因为优客工场可谓是国内联合办公空间的头牌企业,创始人毛大庆又是频繁见诸媒体的明星级创业者。并且,优客工场...……

11月末,有媒体报道优客工场的望京办公场地因房租问题被业主断电,导致创业团队无法工作,不得不再次交房租以换取基本办公条件。

乍一听挺违和,因为优客工场可谓是国内联合办公空间的头牌企业,创始人毛大庆又是频繁见诸媒体的明星级创业者。并且,优客工场在6月份刚宣布自己的C+轮融资,估值达到110亿以上,并且计划明年初上市。

仔细了解,原来是创业团队之前入驻的是无界空间(Woo Space)在望京南的联合办公场地,并且交齐了房租。但无界空间在2018年3月份与优客工场“合并”,其在合并之后不再尽“地主之谊”。于是,11月20日,优客工场通知创业团队,望京南的该项目已经终止。但创业团队的房租已经交到了2019年初。

显然,这就是一起B端的“二房东纠纷”,并且基本上可以称作是第一案。

 

根据创业团队提供的材料,其实无界空间、创业团队与业主曾经在10月份签署过关于后续房租问题的协议,约定无界空间应当在11月8日前支付301万元,但直到创业团队被断电,无界空间仍拖欠271万元。

于是,我们可以梳理出这起B端“二房东纠纷第一案”的简单逻辑:

创业团队入驻无界空间场地—>无界空间被优客工场“合并”—>无界空间甩手跑路—>优客工场拒绝担责—>创业团队被迫交第二份房租。    

这起非常典型的联合办公空间纠纷,暴露了联合办公在这几年迅猛发展过程中被掩盖的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并购潮起之后的可持续性服务问题。

 其实,相比于WeWork,优客工场的创立时间并不算早。创立于2015年4月的优客工场,其诞生比无界空间还要晚两个月。但由于创始人毛大庆是房地产行业的高管明星,无论人脉还是专业性都比其他创业者胜出几筹,所以三年过后的洗牌结果是优客工场做大,开始并购其他联合办公空间品牌与资产。

(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

据公开报道,优客工场在2018年就并购了Workingdom、WeDo、Woo Space和New Space四家联合办公空间品牌与资产。

2018年真可谓是联合办公空间的并购大年,亦即洗牌大年。

优客工场不光在国内跑马圈地,在海外也是频繁布局。在获得C轮融资之后,优客工场就先后在新加坡、雅加达、曼谷、河内、科伦坡和澳门进行布局,可谓国际化势头猛劲。

然而,11月曝出的这起联合办公领域的“二房东纠纷第一案”,给包括优客工场在内的处于快速扩张期的联合办公空间品牌一个警示:多线程资本运作、频繁资产交接,有可能损害客户的办公体验。

其实,在众多二三线联合办公空间品牌之中,无界空间是属于格调较高的,一些创业者甚至评价其风格“略带禅意”,这一点从其主页上可窥一斑。

然而,屁股决定脑袋的事实,无情地打破了这种美好印象——联合办公空间的创业者也是创业者,在被“合并”之后,到底是套现走人还是继续掌舵运作,决定着他们继续服务“房客”的意愿。

这就是“二房东纠纷第一案”产生的原因,无界空间很可能已经套现走人,不再为后续的服务承担责任。

下面的问题就是,优客工场愿不愿意承接责任?

从这起纠纷的初步发展来看,优客工场显然不愿意替无界空间“背锅”。当然,其中的原因可能比较复杂,比如可能是无界空间未披露纠纷风险,再比如双方合并之后的角色定位(如果不是套现走人的话)尚不明晰。

但不管如何,这起联合办公领域的“二房东纠纷第一案”,都已经对优客工场的品牌产生了负面影响,因为它就是接盘的商业实体。

针对这起纠纷,财经网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权,他表示,从法律角度上看,优客工场当然要对此事负责,支付业主房租。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七十四条规定:“公司合并时,合并各方的债权、债务,应当由合并后存续的公司或者新设的公司承继。”所以对于无界空间的债务,应当由合并后的优客工场承担。作为商户,应直接要求优客工场支付费用,必要时可以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如果真的对簿公堂,恐怕优客工场的品牌会大受影响。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联合办公空间的本质属性问题。

 在两家“合并”之初,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曾对媒体表示:

“无界空间是我十分欣赏的团队,90后名校海归CEO针对当下年轻人对共享办公的需求有洞察,其年轻化的大运营能力、选址眼光及与新零售行业跨界合作的意识给优客工场带来很大启发。”

“合并后经纬中国成为优客工场实力强劲的投资人阵容中的一员,未来,经纬中国将助力优客工场在这些领域的资源整合能力,共同推进中国共享办公‘上水平’。”

显然,在毛大庆提到的“运营能力”、“选址眼光”、“跨界合作意识”以及“投资人背景”方面,无界空间都可圈可点,否则不会成为优客工场的收购对象。

然而,联合办公空间的本质属性,可能与这些方面还有点区别。

今年4月12日,,WeWor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出现在WeWork上海的威海路店。“共享空间已死!”——很难想象,这是亚当君在现场的发言。

亚当·诺伊曼的认为,WeWork从来不是一个共享办公空间提供者。而空间中的文化、WeWork给创造者们提供的服务,才是品牌最大的意义。

他认为,作为一家美国公司,要克服水土不服在竞争激烈的办公空间领域突出重围,人才、创造者、本地化的氛围,是WeWork得以在中国市场持续增长的重要原因。

亚当君的这席话发人深省。

其实,在兼并之年,WeWork也是马不停蹄,不仅扩大了在北京、上海、香港的版图,还进入了更多中国城市。就在亚当君到达中国之前,WeWork还收购了优客工场的竞争对手裸心社,亚当君将收购裸心社称为1+1=11的结果。

亚当·诺伊曼的此次中国之行,也是展示他口中的“空间中的文化、WeWork给创造者们提供的服务”之旅。

(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

 就在WeWork在中国攻城略地的时候,亚当君宣布了WeWork推出大企业会员服务。这个被称作Powered by We的服务,将为大企业会员提供个性化的上门定制和运营。第一批合作伙伴包括冯氏集团和弘毅投资。对于冯氏集团这样运营传统业务老牌公司来说,WeWork提供的服务和开放的办公空间氛围,是吸引人才的重要指标之一。

在4月12日晚上,WeWork还为客户们举办了一个独特的盛会,WeWrok创造者大赛。

 

可以说,WeWork是给同样处于疾速扩张中的优客工场上了一课。

其实,比起WeWork或者氪空间,优客工场的商业模式较为复杂,这就给毛大庆及其运营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早在优客工场合并无界空间之时,氪空间总裁钟澍就指出,氪空间和优客工场不具备可比性,从规模和服务上来说,氪空间都是直营规模,而优客工场说的面积是“生态面积”,包括了很多加盟、挂牌和换股的场地;

也许,毛大庆欣赏的90后创业者可以“套现走人”或者做甩手掌柜,但他自己显然不能这么做,因为优客工场前方的征途还有很长。

但不管怎样,这起联合办公领域的“二房东纠纷第一案”的出现,给了整个行业敲响了警钟。

这对联合办公空间行业的发展,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gdyunyixue.com 云亿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