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久见。

真的。

好多年前,肉叔在电影频道看到这些电影时,从来没有想到现在竟然有机会,能在电影院中再看到它们——

《龙猫》《千与千寻》《海上钢琴师》……

就好像一个个曾经的记忆,被电影院中的银幕重新点亮。

最新一部,是正在重映的——

美丽人生

La vita è bella

先说个好玩的“刻板印象”吧

这部豆瓣排名第5、83万人给出9.5分的电影在内地上映后,肉叔查了下资料,第一秒钟就惊讶到了我:

真的,我潜意识里就一直觉得《美丽人生》是个超老的片,怎么也得是80年代的电影。

但其实呢……

人家97年的“小鲜肉”。

原本打死都没想到可以在大银幕欣赏它,现在终于有了机会。

挺高兴的呗?

还真不。

肉叔只能说一般——

这次,我们又遇上了传说中的“中国影迷特供版”。

咋回事?

看过《美丽人生》的人都知道,原片相当……

大胆。

圭多和多拉第一次约会后,一直没说出口的圭多,终于表白:

突然,直接,毫无保留。

可内地版,却把这句话悄悄改成了:

你想象不到,我多么渴望和你在一起。

图片源自网络,肉叔反对任何形式的屏摄行为

难受。

在重新看之前,整部《美丽人生》肉叔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台词,其实就是这句。

我是万万没想到它能重映,但我更万万没想到重映的跟我的记忆不符。

实话实说。

单纯从语义的角度来说,这么翻译没错——

反正都是表白呗。

但就是这一点改动,让整个片段变得索然无味——

《美丽人生》前半段就是童话,圭多内心是一个像孩子般单纯的人。

两人第一次见面,多拉因为被蜜蜂蜇,不小心从仓房摔到圭多身上。

圭多二话不说,嘴就凑到多拉的腿上,帮她“吸毒”。

他为了再见多拉一面,到学校假冒督学,只穿着内裤上蹿下跳。

你看,从一开始,导演贝尼尼就把圭多塑造成一个从来不守规矩的形象。

为啥?

以便于跟电影后半部分,到处都是规矩的纳粹集中营片段做对比。

有了前半部分的乖张,你才会相信他为了哄儿子,把纳粹的种族灭绝政策,假扮成奖品是坦克的士兵游戏。

整部电影的逻辑才通啊!

想想看,如果圭多是一个连表白都这么不敢出格,说成“想和你在一起”的人,你怎么会相信他在枪口下的那些出格动作?

就像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里,阿Q对吴妈的求爱“吴妈,我想和你困觉”。

如果改成“吴妈,我想跟你在一起”。

你还觉得阿Q是个深陷自己内心世界的痴人么?

不会的嘛~

不要小看一句话的改动。

因为它足够让一场戏变味,也足够让一部戏走板。

讲个小笑话,腾讯视频刚引进《权力的游戏》,肉叔疯狂向朋友安利。

我说:刚开始是冲着黄暴去的(对,就是这么肤浅),后来就完全被剧情吸引了。

我那哥们儿也看了,结果他特别吃惊+遗憾地和我说:

卧槽!有露的?

才知道,他看的是腾讯纯洁版。

你说那少掉的3分钟是什么

删改,让人错过多少好风景?

今年,引进的电影删改片段,时长加起来都有一部电影那么久了。

有删改台词对话的。

《何以为家》国际版有126分钟,国内上映的版本是117分钟。

最明显的删减就是游乐场的蟑螂侠。

赞恩坐车去奶奶家,在车上他遇到了一个打扮像蜘蛛侠的老头,但老头告诉赞恩,他不是赞恩认为的蜘蛛侠,他是蟑螂侠。

老头下车后,走进了游乐场。赞恩也跟着老头进去。

《何以为家》的苍凉感就在于此——

游乐场,一个梦幻和华丽的代名词。

在赞恩的世界里,是如此灰败,他的世界里,没有行侠仗义的帅小伙蜘蛛侠可以帮他,他只有一个老头蟑螂侠与他同样无力。

中国影迷特供版呢?

两人的对话都删减了。

如果你没看过原版,这部分你可能会觉得游乐场这段特别没意思——

因为赞恩的行为逻辑不再复杂。看起来是赞恩自己突发奇想,进游乐场玩。无非就是游乐场破旧了点呗~

还有修改画面的。

最著名的就是奥斯卡最佳电影《水形物语》的“小黑裙”。

电影讲的是一个哑巴女工和异形人鱼的跨物种恋爱故事,陀螺为观众奉献了一个纯粹的爱情童话。

女主艾丽莎和人鱼互相倾心,在艾丽莎家的浴缸两人赤裸相见。

而国内版,裸体的女主被加上了小黑裙,于是我们就看见穿着泳装的艾丽莎和人鱼在水里畅游。

当然所有的删减中,技战术水平最高的,还是《绿皮书》。

时长,没问题,国内国外上映的版本都是130分钟。

但还是有删改:画面裁剪。

黑人钢琴家唐,雇佣白人司机托尼护送他去美国南方进行钢琴巡演。

途中唐外出寻欢作乐,找了个男人准备共度良宵。没想到却被警察抓到局子里,只能找托尼保释他。

在托尼到警察局见唐的时候,唐和一个男人被关在牢房,赤身裸体。

那个画面,国内上映的版本却把唐的下半身都裁剪掉,只能看到唐的大头。

上为完整版,下为删改版

还有纯粹为了缩短时长的删减。

《摔跤吧!爸爸》国内上映的版本删减了21分钟。

出品方说“被减掉的内容几乎不涉及整段内容”,也就是说该有的情节都有,对故事基本没啥大影响。

而删减的段落也没有血性暴力或者敏感词。这只能理解为片商为了经济效益考虑而做出的删减。

少了21分钟,一天就能多排点片,或者是怕观众的耐心不足,“贴心”地为观众删减了一些铺垫和旁枝末节。

还记得有片商曾经的“贴心”酿造的《云图》惨案,被狂删37分钟48秒,如果你说这都没影响的话,一定是欺负我电影看得少。

好了,肉叔不需要再举例子了。

为什么我们讨厌删减?

绝非是因为少了几个暴露镜头(废话,这年头真想看那个的有的是路数)。

而是:一加一减中,创作者的意图很可能就消失了。

电影是靠视听语言来讲故事的艺术,画面有着丰富的外延和想象。

小说可以用一句话说明一个人的心理状况,惶恐不安或者惊慌失措。

但电影不行。

如果一个人在某处坐着,旁白或者字幕说明:此时某某心里充满了不安……

能干出这事儿来的导演,肉叔建议回电影学院回炉重造。

有点想法的导演会怎么做?

答案就隐藏在画面里。

《何以为家》赞恩追寻着蟑螂侠,走进游乐场。

那个人烟稀少,略显破败的游乐场,其实就是赞恩心里状况的外化。他还抱有少年的童真童趣,却已经蒙上了不少尘埃。

而从游乐场上空飞过的战斗机既是这个国家动荡不安的表现,也是赞恩内心惶恐不安的象征。

你看,删改画面,很有可能会破坏掉原本的画面情绪。

不仅如此,删改也会让人领会不到创作者想表达的意思。

比如《水形物语》的小黑裙。

为什么陀螺一定要女主裸?

当然不是贩卖色情,可以说那时候的艾丽莎一定要脱掉所有衣服。

想想这个故事讲的是什么。一个底层的哑巴清洁女工,和一个怪物一样的人鱼相爱的故事。

故事本身是对“爱情”的隐喻——

在爱情面前,你的容貌、声音、身材、工作、肤色甚至种族,都不会是任何问题。

你说就这么几秒的小黑裙,影响大么?

大。

有了小黑裙……

你连你的身体都介意,我凭什么相信你会放下种族的区隔?

123分钟的努力,就在这几秒钟烟消云散,你说多可惜?

再说一个国内的。

“禁片之王”娄烨的《浮城谜事》。

收到审查意见后,有一处修改“建议”,娄烨坚持不改:

乔永照用铁锹砸死威胁自己老婆的拾荒者。

意见要求乔永照最多只能砸死者两下,娄烨不同意,坚持要砸十几下——

因为一改,这个行为就完全变了味。

砸两下是一个简单的杀人行为。

而砸十几下,不仅仅是杀人泄愤,更重要的是表达乔永照扭曲行为下,被环境压迫得心理变态。

肉叔说那么多,其实就是想说,删改到底是在做什么?

做减法。

是出于一种保护心理,帮观众做选择。

但,现在的观众鉴赏力和智识,依然低到像曾经一样需要被“贴心”帮忙么?

看看今年的电影市场就知道了。

《流浪地球》票房46.83亿,《哪咤之魔童降世》50.06亿,《少年的你》15.56亿。

一个是硬核科幻,除了特别演出的吴京、达叔,主演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年轻演员;

一个是动画片,最大的卖点,是虚无缥缈喊了多少年没见有啥动静的国漫情怀;

还有一个其中的主演是所谓流量明星,而在今年,“流量”这个词有多不受待见,大家都知道。

可他们偏偏就是凭借质量爆了。

而《上海堡垒》,乘着《流浪地球》掀起的科幻东风,不仅没有飞起来,还摔得那叫一个惨。

票房只有1.23亿,豆瓣评分只有2.9,随便看看评价,就一个字“烂”。

这部电影的主演一个是顶流鹿晗,一个是巨星舒淇。

以我们以往的经验来看,有这种阵容的大制作,即便不会大爆,它也“应该”有个不错的基本盘吧。

而观众用实际行动,给资本上了一堂课:

观众远比被假想的那般,更有判断力。

再被简单粗暴地提前删减选择权,是不是已经是某种过时?

因为明显有更优的方式——

分级。

先来说下分级是什么?

不是简单的打标签。

《金刚狼3》,被分到最高级的NC-17,即:禁止任何17岁以下未成年人观看。

但,简单的标签背后,是复杂的工作。

看IMDb中的“限制信息”。

血腥暴力:

罗根想拔出他的爪子,左手在滴血;

一个小女孩的头被砍掉;

金刚狼刺穿了三个人的脸和腹部。

……

暴力血腥场面被清晰地展示出来。

还有毒品、抽烟、喝酒、粗口等等限制级元素,有多少,具体场景是什么,都详细罗列出来。

肉叔印象最深刻的,是暴力项,整整列了26段,两屏才能刷完。

为什么要列?

就是因为分级制度,其实只是在辅助观众判断啊——

我尽可能地列出你可能介意的东西。

如果你介意,那就不看。

这才是观众(不仅是中国观众),应有的选择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