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春天,除了一场全民参与的病毒“防疫战”,还有一场全民阅读的书香“保卫战”。前一场“防疫战”与“隔离”“防护”有关,我们的行动范围,缩小到一家一室甚至一己之间,缩回到包裹严实的口罩里面;后一场“保卫战”中,个体精神世界得以扩展乃至自由呼吸的,则是由书本搭建的“气孔”。在4月23日世界读书日这天,我们不妨以阅读的姿态,共同成为书香“保卫战”中的一员。

疫情导致的营业暂缓、客流限制,令诸多行业一度寻路自救,实体书店亦是生存维艰。据中宣部印刷发行局调研组统计,参与抽样调查的1021家实体书店中,有926家暂停营业,占比达90.7%。停业期间,许多中小型书店尤其是民营书店不堪重负,目前虽逐步恢复营业,短期内的经营预期也并不乐观。

在“书香”日益通过线上传导的如今,实体书店的价值仍不容忽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不开博客,也没有开通微博和微信公众账号,他有意识地与新媒体保持着距离,他和观众、读者进行交流互动的场合,并未放在线上,而是放在线下,而且首选书店这一线下场所。但凡有新书面世,他都会趁机在全国各地的书店转一圈,和不同地域的读者见面交流。在他看来,书店空间,可以是绝好的思想的聚集与发散地;促进人与人之间的近距离交流,是书店应有的样子。

“有数据显示:在大型城市综合体里,人们耗费时间最多的是书店,耗费金钱最少的地方也是书店。”《读库》主编、著名出版人张立宪在贵阳出席活动时说,“书店挣的不是钱,而是时间。”这是近十年来,自创或引入品牌书店成为大型卖场、商业地产“必选项”的背后逻辑。

张立宪还说,过去的几千年里,我们的身心受困于空间的阻隔,社会关系基本上就三种:同学、同事、同乡。久而久之,地域之类的空间属性成为大家最显著、最计较的标签,不管喜欢不喜欢,愿不愿意接受,都要和他人成为同类,进行交往。“而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人们无论身处哪个城市,都可以通过阅读,以及阅读什么样的书来寻找自己的同类,这是最简单也最经济的方式。”他说。

因此,保卫线下的“实体书店”,便是保留城市的“书香”公共空间。可是,疫情却削弱了书店的线下聚集功能。为此,白岩松率先倡议,联手30余位国内知名作家及文化人士,以线上、线下多种形式,与实体书店举办一系列主题活动,借此引领大家走出精神孤岛、回归阅读生活,同时为实体书店的生存发展提供支持。这项活动预计持续三个月,希望能在作者、出版社、书店、读者的互相支持中,让书店恢复往日的人气,重新成为城市的文化避风港。愿大家作为内容的创造者和文化的倡导者,推动并见证人与书的久别重逢。

书香“保卫战”,除了极力维系线下实体书店的阵地外,还在线上整合阅读的力量。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启动“书店燃灯计划”,为实体书店搭建一个包含作者、读者、出版单位在内的线上云平台,意图在不断交流中,提高用户黏性,为实体书店探索多元发展提供通路,共克时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市场部营销、“书店燃灯计划”策划黎金飞介绍说,各实体书店不需要拉各自的读者进书店“燃灯计划”主群,“相反,我们非常鼓励书店通过‘燃灯计划’,壮大自己的书店社群,在数量和运营水平方面取得提升。也建议书店多想办法,以私人订制、线上电商、名家课程、小程序拍卖、盲选书单、文创开发、新媒体运营等方式,开拓更为多元的经营路径。”

此外,公益性质的“线上书香”也颇为浓厚,贵阳孔学堂把线下的实体功能搬到线上,通过线上“溪山翰迹”、线上“传统文化公益讲座”、线上“溪山书会”,推广本土的全面阅读,颇受欢迎。

在疫情面前,一片“口罩”是必需品,一脉“书香”更是刚需——正如英国作家毛姆所言:“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

编辑:刘 辉

编审:肖 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