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广州。

在泛亚联盟教育大会上,我第一次见到大山笑长。

他快步走来跟我握手,步伐带风,整个人充满激情,充满干劲。

还没和他说上几句话,一位路过的老师就走过来,激动地说道:“是大山笑长啊!您可是我的偶像啊!我能不能和您合张照?”

在聚光灯下,大山笑长红彤彤的脸上露出了他标志性的笑容——自信而亲切的笑容。

而“ 笑容”,也正是他教育理念的核心。

一、“关系好坏决定教育成败”

大山笑长今年50 岁,从一线老师到主任到副校长到校长,他在公办学校的教学一线足足工作了19 年。

在近二十年的教学过程中,他发现许多孩子的问题源自家庭,于是他决定从“ 家庭”这一根源入手,解决孩子们的问题。

2006 年他辞去了公办学校校长的职位,转向家庭教育这一国内当时还没有什么教育机构涉足的领域,创办明人家庭教育,在更广阔的舞台上施展身手。算到今年,也已有13 年之久。

“我发现学校要学会欢笑,校长要笑中成长,所以才有了这个“笑长”。我传播的理念就是:妈妈笑了、春天到了,爸爸笑了、花儿开了。老师笑了、学生乐了。”大山笑长这样说道。

关系的好坏决定教育的成败”是他教育理念的核心。大山笑长在跟很多中小学生谈心后发现,回到家里出现这两种情况孩子就不想读书,甚至不想写作业:老爸一声叹息和摇头、老妈那张苦瓜脸,冷若冰霜的眼神。

在大山笑长看来,中国的父母面临着三个难题,第一是功利心态、急功近利,总希望孩子三天两头就变好。第二是攀比心理,孩子总是人家的好。第三抱怨思维,喜欢指责、抱怨、挑毛病。这三个难题导致“妈妈笑不出来”,“爸爸也笑不出来”。

因此,大山笑长所说的“ 妈妈笑了”、“爸爸笑了”是指父母要发自内心的笑,要发自内心爱自己的孩子,要接纳,要亲子如是,而不要亲子如想。

“如果说觉得孩子应该是父母想象的那样,他就笑不出来。”

二、“家庭教育是大的方向”

13 年前的中国推行家庭教育的理念并非易事。

大山笑长刚入行时就发现中国家庭教育的状况是“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

”中国很多家长还没有觉醒,他们把家庭教育当做一种保健品,有了更好,没有也罢。

虽然发现家庭教育这一条路并不好走,大山笑长始终没有放弃

。十多年过去,随着80 后、90 后家长的整体受教育水平提高,家庭教育也逐渐为中国家长所重视。

不仅如此,美国在1974 年将家庭教育立法,台湾也于2003 年立法。

2016 年,重庆市通过《重庆市家庭教育促进条例》,现如今我国已经有十几个省拥有家庭教育相关的条例。

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网站显示,我国将于明年正式启动家庭教育立法工作。

这(家庭教育)是大的方向。”

因此,大山笑长在全国各地巡回开展家庭教育培训,培训有针对家长的、有针对老师的、也有针对校长的。而这些经过师训的老师、校长再教育的对象也是家长,老师、校长学成后再用这些方法帮助他们的孩子和学生。

家庭教育是一个大的范畴,共分为九大领域, 亲职教育、子职教育、伦理教育、两性教育、婚姻教育、失亲教育、继亲教育、家庭资源管理、多元家庭教育

大山笑长的家庭教育讲师班就围绕着其中核心的三大范畴:亲职教育、子职教育和婚姻教育。

亲职教育,就是如何为人父母,把父母亲当做一门职业,具备做父母的能力;

子职教育,就是如何为人子女,具备做子女的能力。

“子职教育两千多年前就有了,父母呼、应勿缓,长者先、幼者后,这就是子职教育。”

婚姻教育,就是如何为人夫妻,具备做夫妻的能力。

生命像一条河,孩子是生命之河的下游,孩子是没问题的,来到世间上一张白纸

他为什么会出现问题,下游的污染正来自中游和上游。

中游就是婚姻家庭,上游就是自身和谐。

当一个人没有爱好自己,他就没有能量爱好爱人,连爱人都爱不好,他就爱不好孩子。

这和老祖宗说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一个道理。

修身就是自身和谐,自己充满着爱。齐

家就是婚姻家庭。

然后才是经营好事业,经营好孩子。”

三、“新型人类,四高人才”

在大山笑长看来,新生代孩子的特点用八个字来总结就是:新型人类,四高人才

四高是指 高智商、高自尊、高敏感高脆弱

高智商的背后是低情商,所以孩子就会很敏感。

敏感的同时会脆弱,遇到困难就会逃避。但是孩子又自尊心很强,因而不擅长与人交往,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社恐”。

就学习目标来看,上一辈的人们读书目标是为“求生存”,而对新生代孩子来说,学习目标是“为快乐”。

生活环境的不同在两代人之间形成了隔膜。

“我们发现有些城市里的孩子,不太珍惜他们现在生活的幸福环境。我们跟他们讲,我们小时候走路上学啊,没有东西做作业啊,他们都不相信。

他们会认为是在忆苦思甜,那是很久远的事,其实现在很多农村里的孩子依然是这样学习的。”

因此,在湖南卫视“ 变形计”节目的影响下, 2010 年,大山笑长开始了他的“山区变形计”项目。每一年暑假,他们都会组织孩子去到广东连南,那里有个地方十个村子才有一所小学。

村里的孩子走大路要168 分钟,走小路也要138 分钟才能到学校。

山区变形记就是让城市的孩子们去体验走路上学、上山砍柴、求职打工等等。

每一期山区变形计,大山笑长基本上都会亲自带队,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个初二的女孩子一走到学校就哭了。

女孩的家里有两台车,一台奥迪A6 ,一台面包车,如果她爸爸哪一天没有开奥迪去接她,她就拒绝上车。她当时就给她爸爸打电话说:“以后你再也不要开车接我上下学了,因为我发现有公交,有地铁,已经很幸福了。”

还有一对双胞胎姐妹在体验“求职打工”时,找了一份餐馆洗盘子的工作,洗了快4个小时,洗得指甲油没了,手上也出了水泡,才赚了37元。

两姐妹当时就哭了。她们说她们平时每天零花钱都过百,才知道挣钱这样艰难。

四、“未来的父母要持证上岗”

“我国每年大概有1.8 万中小学生非正常死亡,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跳楼自杀。当生命都没有了谈什么教育。”

大山笑长从2009 2014 年之间调研了38 例中小学生跳楼的事件,发现跳楼的原因多产生于家庭:父母不懂孩子,孩子与父母之间产生了对抗。

他由此联想到他们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砍柴砍到了手,都有赤脚医生帮他们包扎伤口,送到县医院抢救。

现在人们身体受到伤害都有医生救治,但是孩子与父母之间出现了问题却没有人第一时间给他们帮忙。

怀揣着帮助孩子和父母的强烈愿望,他开始了一项野心勃勃的工程:在全国每一个城镇建立家庭教育服务站,所有孩子出现问题都可以去服务站免费“ 包扎”。

“我在全国讲了这么多课,四千多场,我去过无数的县城,条件好的县城都有麦当劳肯德基,从没有一个县城有家庭教育服务站

所以我从2014 开始立下一个宏愿,我要在中国每一个城镇建立一个家庭教育服务站。

当家庭教育服务站比麦当劳肯德基的门店还多的时候,我们中国的孩子就有希望,中国教育就有希望了。”

这是一项民生工程,凭一己之力难以完成。

妇联也曾想共同推动,但是囿于体制内程序复杂,人事变动快,手续麻烦,最终难以成行。

于是大山笑长转向一些有情怀、有大爱的教培机构来共同建设家庭教育服务站。这些教育机构正好需要家庭教育来招生、续班、服务,同时一定程度上它们也是最接近家长和孩子的存在。

于是,在大山笑长和各地教培机构的努力下,他们在全国29个省已经建立了436个家庭教育服务站,并定期出版印制的《家庭教育报》在社区派发。

到现在,在家庭教育服务站的干预下,避免了九十多个可能发生跳楼事件的家庭的悲剧发生。

每建立一个家庭教育服务站,大山笑长都会在服务站开展师训,给当地的家长讲课,培养起服务站的站长。

对他来说,他心目中理想的家庭教育是未来的父母能够持证上岗,拿到父母合格证,再当父母,并且在当父母的过程中要经过三次培训,分别在0-6 岁的婴幼儿阶段、6-10 岁孩子的小学低年级阶段和10-18 岁孩子的青春期阶段。

我希望未来能建立大量的社区家长学校,父母都到社区去完成这些培训,一旦立法,我们国家每个社区都会有社区家长学校。现在的社区教育基本上关注点都在老年教育,未来的社区教育的重心应该在家庭教育

五、“明人家庭教育的使命就是“让中国家庭更幸福!

在大山笑长看来,父母如何才能做到因材施教,有三个要点: 第一,要因时施教

对青春期的孩子来说,家长要做的就是:尊重、支持、友善。

“父母对孩子不尊重,对孩子的梦想不支持,不和孩子和平相处,总是以上压下,总是训斥孩子,那孩子就肯定不快乐。”

第二,因人施教,没有两个人是一样的,所以就要研究孩子的个性特征,活泼型的孩子怎么教、力量型的孩子怎么教,完美型的孩子怎么教,根据孩子的不同类型,因人施教。

第三,因点施教。“点”也就孩子的知识点。明明学会的内容,还让孩子刷题刷题,孩子就会觉得厌倦。学习应该是哪里不会学哪里,这才让孩子觉得学习是有意思的。

做到以上三点,才能叫因材施教。

如何让家长明白应该对孩子因材施教,如何让家长知道怎样对孩子因材施教,大山笑长做了十几年家庭教育发现家长成长需要经过三个阶段: 观念改变、实操践行、持久改善。

所以只是每年听几节课是没有用的,虽然家庭教育服务站会以“家长俱乐部、父母学院”形式落地,但也只能每月1~2次,而这是远远不够的。

于是,从2016年开始,大山笑长启动了“365家长课堂”在线学习平台的搭建、研发工作。

汇集国内外家庭生命教育名师,将他们一辈子研究的家庭教育智慧,录制成数以千计的6~8分微视频课程,让家长足不出户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如何当父母。

不仅如此,平台还提供免费提问、音视频自由切换、搜索关键词选听的功能。

平台推出后反响强烈,于是大山笑长一夜之间把“365家长课堂”改为“共享平台”,也就是“去明人化——去自己品牌机构”,从而为合作的学校、教培机构开放独立入口,让平台成为合作单位共有的在线学习平台。

问及大山笑长做出这一转变的理由,他说:“越开放、越安全,越共享、越持久。

当年钱钟书先生写出《围城》后,很多记者去采访,钱老拒绝了,说既然喜欢吃鸡蛋,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下这个鸡蛋的母鸡呢。

成为“共享平台”就是希望造福的家长可以跨越地域时空学习,因为明人家庭教育的使命就是“让中国家庭更幸福!

(记者:牛伊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