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作为清朝的明君,在他在位61年,对废太子的两度复废复立应该是他最不光彩的一件事情,这触及到皇家国本之争。康熙不得不谨慎,这只这种谨慎也是他在晚之后才开始的。

大家都知道,太子胤衽是他毕生最爱的发妻赫舍里皇后所生,因为皇后当时难产生下了儿子之后就去世了,这种骤然的打击让他难以接受,并坚决不顾所有人的反对,立了皇后的儿子为太子,养在自己身边教导。

这也是他年轻时候的任意所为,作为一个父亲,他对他疼爱儿子无可厚非,只是,作为一国之君轻易立储未免太过于轻率。在康熙中晚期,他与太子之间的矛盾逐渐显现出来,由于康熙太长寿了,太子都已经到了30多岁,还只是太子,加上他的听信叔老爷索额图的话,加上平时对待兄弟们无情无义,对十八皇子病死后太子毫无悲痛之情,不闻不问。最重要的是他想要取康熙而代之这带着谋逆的性质,如此严重踩到了康熙的底线。

第一赐太子被废后,康熙痛哭流涕,他便开始处理太子党的问题,把索额图拘禁起来至到饿死,为了斩草除根便把索额图两个儿子都给处置了。这对太子是一个极大的打击,痛彻心扉敢怒不敢言,心中再次恐惧丢失了储位。可是在经过第1次被废后,废太子心里虽然害怕,却并没有约束自己的行为,反而变得变本加厉。对待兄弟们更加理直气壮,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对王公大臣也动辄训斥责骂,他还大量的私用国库钱财,作为他私人享受之用。

废太子当时的行为应该是对情绪的发泄,对康熙的愤怒,都发泄在别人身上,只是康熙对废太子的心理毫无察觉,还十分包容。在康熙四十四年更把太子的乳母的丈夫凌普担任内务府总管,方便应废太子使用财务。种种的一切都是因为对待发妻的疼爱和内疚,所以康熙才有了依靠在一而再对太子的宽容。

可是太子人没有察觉到父亲对他的关心和重视,丝毫没有悔改的迹象,康熙发现对太子的不良行为已经找不到理由开脱,最终决定再废太子。

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初二十四,废黜皇太子的诏书颁布天下,列举了种种类型,至此之后,废太子已成定局,再无转圜。

如此复立复废,让一向冷静对待事情的康熙,做了不少的错误决定,也是他晚期内部最大的不稳定因素,这场闹剧也成了康熙时局由强转弱的开始了,也是康熙本人执政六十一年最为不光彩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