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世人眼中的谪仙都是一把青莲剑打天下的,的确,他对敌也用不着其他的功夫,李白的剑道修为就已举世难寻敌手,还因此有着‘剑仙’的尊称。

在起源于唐代传奇的中国武侠小说中,剑这种兵器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一直是兵器中的王者,符合了剑在中国古代社会的地位,风起于民国年间的旧派武侠小说中出现了很多能飞剑诛敌的剑仙和仗剑江湖的剑客,起源于五十年代香港的新派武侠小说的几位大师也十分钟爱于剑,下面谈谈我眼中的武侠小说中九大著名剑客:

一:越女

越女,是春秋时女剑术家。越国人。据《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外传》载:“越有处女,出于南林越王乃使使聘之,问以剑就之术“。其剑法天成,居于山林,授剑法以士兵,助越王勾践灭吴。越王称其“当世莫胜越女之剑”。亦是金庸小说《越女剑》女主角原型。

金庸的武侠小说《越女剑》以吴越争霸为历史背景,吴优而越劣,勾践为击败夫差,采用了范蠡的计策,就在接近成功时,在铸剑和剑术上遇到了挫折。吴国剑士不但剑利术精,且善用兵法,越人不敌。而此时出现的放羊女阿青却轻易地击败了吴国八剑士,范蠡以之为奇,将阿青接到府邸,终于使越国剑士观摩到了“神剑”的影子。就凭这“神剑”的影子,越国的剑术已是天下无敌了!另一方面,在薛烛的指点下,越国也造出了利剑千万,条件成熟,勾践早已按耐不住,终于大破吴军。而在范蠡的心中,攻破吴国并不是唯一的目的,他更想见到被献给夫差的美女西施。当两人见面时,阿青出现了,因为她已经喜欢上了范蠡,并以剑气伤了西施。但最终因西施的美貌而黯然离去……

金庸在《越女剑》中对越女的剑术也有精彩描写,越国的剑士只学到了越女的一丝一忽的剑法影子,便成为了天下无敌的武士,则越女剑法之高,已无需任何赘言。越女在中国剑术史上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到了后世,越女剑法成为了剑法中的一大宗,义守襄阳的大侠郭靖便精于此剑术,越女可说是开创了剑术天地的一代宗师,我列她为第一剑客。

二: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自号“剑魔”,是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及其衍生作品里的人物,纵横江湖,当世无敌,也是个神秘莫测者,到底有着怎样的身世和过去,以及经历了什么,已无人知晓了。

天下武学都是有招式的,只要有招就一定有破绽,所以武学的最高境界应该是无招,无招不是没有招而是不拘泥于固定的招式或者形式,随机应变。“独孤九剑”精微奥妙,达于极点,但毕竟一招一式,尚有迹可寻,待得再将“以无招胜有招”的剑理加入运用,那就更加的空灵飘忽,令人无从捉摸。

独孤求败是金庸作品中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从未在作品中真正出现,然而其境界之高,令人无限神往。传下的两个传人更是分别在各自的江湖中大显身手,出尽风头。此傲视群雄之一代剑魔,入榜当无疑义。

三:杨过

郭靖生平最大一桩缺陷,就是对杨过近乎无原则的迁就,反害得包括黄蓉在内的家人,长期担心受怕。 甚至可以说,郭大侠这一生,肯定对不起华筝,也有许多地方对不起黄蓉,唯独最对得起杨过。对他的好,那真是远远胜过了郭破虏这个毫无存在感的亲儿子。 教育杨过成为一代名侠的,正是郭靖的身体力行。

第三次华山论剑的“西狂”,独孤求败的第一个再传弟子。中剧毒在先,断右臂于后,随时可能倒毙于地,正是人生最低谷之际,得遇独孤求败之剑冢。习得了令其扬眉吐气、傲视群雄的玄铁剑法。

杨过持玄铁重剑几乎无敌于天下,仗剑魔神技,连威震江湖数十年的裘铁掌也败在他剑下,后来又精修到木剑胜铁剑、无剑胜有剑之境界,料想武功已不在当年独孤求败最盛之时,此为傲视武林狂剑客也。

四:令狐冲

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的男主角。由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抚养长大,传授武功,为华山派大弟子,后成为恒山派掌门。令狐冲生性放荡不羁,爽朗豁达,豪迈潇洒,不拘小节,喜欢乱开玩笑,却有高度的忠义心,天生侠义心肠,并且深情不移。钟情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岳灵珊,后因缘际会结识并爱上了"老婆婆"任盈盈,至此成为灵魂伴侣,最终与其结为夫妻,退隐江湖。

独孤求败的第二个再传弟子,除已隐居的风清扬外“独孤九剑”的唯一传人,在金庸笔下,可以说令狐冲是最符合“剑客”这一称谓的主角,剑客以剑为生命,人剑合一,剑在人在,剑亡人亡,金庸作品中使剑高手虽多,但似乎还没有如此依赖于剑的,郭靖、杨过、张无忌都精于剑术,甚至萧峰在聚贤庄一战中也使用了长剑,但是他们单凭掌力或是使用其他兵器仍然是绝顶高手,唯有令狐冲,一身本领全在一柄长剑,手中有剑,几乎可无敌于天下,手中无剑,便是随便一个二三流高手都能轻易取其性命,正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令狐冲与他的剑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他是金庸小说中最具备“剑客”气质的人。

五:张丹枫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流俗。张丹枫是梁羽生笔下最经典的人物之一,也是整个武侠世界中一类剑客的代表人物,一身白衣,面容俊美,出口成章,剑术精妙,性情狂放,能歌能哭,在许多武侠小说中都出现过这样的人物,但唯有一部《萍踪侠影录》把张丹枫这个代表人物塑造得淋漓尽致,张丹枫亦为狂士,然绝不同于杨过之狂,杨过之狂总是带着几分偏激,我行我素,而丹枫之狂,在于他的恃才傲物,不同俗流,是一种儒生之狂。张丹枫是性情中人,当哭便哭,当笑便笑,随心所欲,任情所之,乃一放旷不羁儒剑客。

六:西门吹雪“他吹的不是雪,是血。他剑上的血。”西门吹雪同样是一个武侠世界中非常经典的剑客形象,一提到西门吹雪,长青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场景:无边无际的雪地上有一片梅林,无数鲜艳的梅花灿烂地开着,天空兀自飘洒着鹅毛般的大雪,一个白衣如雪的人孤独地站在梅林中,仰头望着天空,若不是腰间的那柄墨黑色的剑,仿佛他整个人便要与漫天风雪融为一体。这就是西门吹雪,一个冷到极处的剑客。他被古龙称为“剑神”,他与狂放不羁的令狐冲和能哭能歌的张丹枫都不同,在他身上体现的是一个剑客的傲气,那种惟我独尊的傲气。剑就是他的生命,甚至可以说他的人便如同一柄已出鞘的三尺青锋,高洁、骄傲,西门吹雪的剑不是用来看的,他的剑是杀人的剑,他的剑法是杀人的剑法,对于他来说最美丽的事就是用剑杀人:“当你一剑刺入他们的咽喉,眼看着雪花在你剑下绽开,你若能看得见那一瞬间的灿烂辉煌,就会知道那种美是绝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西门吹雪把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他的剑,剑对他来说是神圣的,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练成绝世的剑法。

七:叶孤城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古龙武侠小说《陆小凤传奇》系列中人物之一,来自南海「飞仙岛」,号为「白云城主」。其容貌秀丽端正,自幼痴心向剑,且天资极高,自己悟得上乘剑道如同剑中之仙,叶孤城自创辉煌至极的剑招「天外飞仙」与燕南天独创强霸无双的剑术「神剑诀」都是傲视天下的剑法,名震海内。佩剑飞虹乃海外寒铁精英所铸,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若论剑法之犀利灵妙,剑仙叶孤城是剑神西门吹雪唯一认可的用剑高手

白云城主叶孤城,亦为古龙笔下绝世剑客,他与西门吹雪有太多的相似之处,都是一身白衣,练的都是杀人的剑法,同样的孤独,同样的骄傲,同样的冷酷,长青本想把他和西门吹雪列在一起,但是仔细斟酌,这样对叶孤城太不公平,叶孤城是光芒不是西门吹雪可以掩盖住的,他们都是绝世的剑客,武林中少了任何一个对另一个来说都是莫大的遗憾。

八:谢晓峰翠云峰下,绿水湖前,神剑山庄谢三少爷。

古龙武侠小说《三少爷的剑》的男主角,剑中帝王,晚年之时与昔年天下第一大侠燕南天一般被誉为“天下第一神剑”。年轻时人称“神剑三少爷”,剑法浑然天成,无迹可寻。他佩有“神剑山庄”的谢家神剑。年少成名,他是一个天生的奇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文韬武略无不精通,剑术上的造诣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英资天纵的谢晓峰,也许注定就是剑中的帝王。

谢晓峰是神剑山庄第十一代主人谢王孙之子,谢家的三少爷,谢门三子二女唯一活下来的一个,他是谢家唯一的希望,神剑山庄的牌匾就靠他一肩扛起。而这位三少爷也真的不负期望,天赋英才,少年时便以出神入化之剑术扬名江湖,武林公推为“天下第一剑”,但他杀戮过重,内心深感忏悔,厌倦了打打杀杀的江湖,于是化名为没有用的“阿吉”流浪四方,在四处漂泊中体味了人生的冷暖和小人物生活的艰辛,历经磨难,终于从极度的痛苦中蜕变而出,与生平第一劲敌燕十三决战后终于大彻大悟,明白了人如何能够成圣:无动、无静、无欲、无念!

九:展昭《三侠五义》中的南侠客,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开封府尹包龙图的左膀右臂,严格说来,他不能算是一个剑客,至少在他成为“御猫”之后他已配不上“剑客”这一称谓,只能说是一个剑术很高的官差而已

其实想起展昭,形象主要还是来自于电视剧《包青天》中何家劲扮演的展昭:一身红色劲装,黑色高冠,手握长剑,身材挺拔,英气勃勃。展昭得以名列九大剑客,实得益于何家劲给笔者留下的良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