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誉为“最会开车的董事长和最会造车的赛手车”,摊上大事儿了!

近日,新浪微博用户@弘法行者发布微博,自称是赛麟公司法务人员乔宇东,举报赛麟董事长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涉嫌贪污巨额国资。各位车友注意,这可不是一般行业的扯皮互怼,是来自自家员工的公开实名举报,其目的是让董事长接受司法调查,被举报者有被审判定罪的可能,而且举报人称受到过打击报复。

回想起那个夏天的喧嚣,北京鸟巢体育场、吴亦凡+杰森·斯坦森+华少助阵、牛气哄哄的“全球超跑典范”……赛麟本身就自带无数槽点。但鉴于事态,车叔觉得有必要以更审慎一点的态度聊这件事。

到底怎么回事?

乔宇东附上了一封长达5000字的举报信,其内容长话短说,现在的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国有资产投资公司,江苏如皋市政府旗下的南通嘉禾占股33.42%,实际提供了总计66亿元资金。根据乔宇东的指控,王晓麟出任董事长,系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骗”得赛麟公司股份。

所谓的“骗”主要包括两部分:2015年技术评估就完成了,可是直到2018年底赛麟才具备量产能力,而且还是低速电动车技术(迈迈),这个竟然作价11亿;“几近虚无”的三款SUV作价55亿,太不值。

也就是说,既然地方政府拿出了真金白银,乔宇东认为赛麟就应该恢复到国有独资状态,但是赛麟目前是由王晓麟控制的,国资方面都没有高管任免权。根据检举信内容,王晓麟还涉嫌利益输送和挪用公司资产,这个公司资产也就是国有资产。

乔宇东之前也报过案,既然都撕破脸了,自然也被赛麟解除高级法务经理一职,而且有20多万元的加班工资未结清。并且,乔宇东也被赛麟以侵犯商誉为由报案,不过并没有立案。

听起来,这真像是一部引人入胜的都市商战剧。值得一提的是,乔宇东和王晓麟都是法律界专业人士,后者还是美国杜克大学法学博士,曾参与经营过美国的一家律师事务所。所以双方对簿公堂时,说不定都是自己出马,比拼专业技能。

收起调侃,乔宇东的一面之词个中细节也许还有待考证,但整个事件的真实性不必质疑,因为赛麟很快就作出正式声明,慎重起见,用的还是纸面材料影印件。

赛麟对乔宇东的指控细节不做任何解释,一概矢口否认,称“乔宇东持续捏造散布虚假信息,恶意损害公司商誉和管理层个人声誉,破坏公司商业合作,已经通过刑事控告、民事诉讼等方式追究其刑事及民事责任”。

对了,车友们有没想到过,乔宇东的举报动机是什么?为什么要砸自己的饭碗?根据赛麟的公告,乔宇东在任职期间“严重违纪”和“破坏公司与第三方合作关系”,为何要阻扰公司经营?具体违的什么纪?指代不明。

乔宇东有没有可能是撇开私人恩怨,出于家国情怀,保护国有资产的赤子之心向老板发难?车叔认为是有的,不要以为这样说起来很矫情,即便在这个年代,各行各业一定有人把底线和操守看得更重。再说,公司要是真出了这种事,法务人员也逃不了干系。

到底孰是孰非,根据目前的公开信息,恕车叔不能妄加评判,相信之后司法、工商监管等部门会介入此事,我们就静静地“吃瓜”吧。

赛麟到底靠谱不?

赛麟自入华以来遭受非议不断,曾与多家媒体同仁交恶,发律师函也不手软。毕竟董事长是律师出身,干律师就律师,为何好端端的想起造车来了?“源自热爱”,王晓麟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自己从小热爱汽车及赛车运动,拥有全级别的国际赛车驾照”,这点可不简单。

根据赛麟官方的宣传资料,王晓麟离开美国的律师事务所后,又在华尔街金融业闯荡过一段时间,也许在这个时候积累了真正的人生“第一桶金”,随后收购了主要为主机厂改装跑车的美国赛麟。不过,乔宇东和部分媒体认为美国赛麟不受王晓麟控制,国内赛麟拿不到什么核心技术,此处车叔无法求证,不予置评。

反正,总投资高达178亿元的赛麟如皋项目最终上马了,曾被列为江苏发改委重大项目投资计划。但业内对赛麟普通不太看好,一大槽点在于:打着美国超跑的旗号,最先开售的是微型电动车迈迈,售价高达16万左右。

平心而论,有些人直接把迈迈定性成“老年代步车”有失偏颇。后置后驱布局、四轮独立悬架、前窄后宽轮胎配置、官方百公里加速9.5秒(运动版8.2秒)同级别最快……至于“跑车级操控”,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背书。

线上售车不如意

说一千道一万,重点是消费者不买单!去年赛麟上线天猫旗舰店,仅售微型车迈迈一款车型,两个月后,赛麟的天猫店铺便匆匆下架,累计订单仅9份,可谓惨淡收场。

不仅如此,赛麟的那款“超跑SUV”迈客,号称搭载自主研发的发动机,最大功率达到299kW,但其工信部申报信息显示,迈克使用的是长城汽车旗下型号为SMS20TC的发动机,用的是哈弗F7的“心脏”,最大功率只有165kW,对此赛麟还没有正面回应。

王晓麟在海外求学、创业多年,回国造车就是想着再“玩一票”么?去年10月,赛麟汽车北京侨福芳草地体验中心开业,车叔也受邀一同采访了王晓麟。他认为,中国作为汽车大国,却缺少“产业金字塔顶端”的超跑,他回国就是为了“普及超跑”。

车叔还一字不差地记得,当时他还带着浓重的湖南口音说:“其实超跑没那么贵,量产后你们每个人都买得起”,“要让一个个‘素人’变成职业赛车手!”听过此话,在场的媒体老师无不激动。

迄今为止,“人人都买得起的超跑”还不见踪影,那些想成为职业车手的“素人”还在望眼欲穿。造车本来就很艰难,量产超跑就更难了,王晓麟对媒体表示,自己只能努力探索、创新,渴望得到大家的支持。王晓麟是为普及超跑而奋斗,还是另有目的,以后我们就知道了。

车叔结语

放到整个行业去看,这件事简直细思极恐。不管赛麟是否真的弄虚作假,造车事业关系到各方资源的布局和利用率,或许此事能带给我们一些警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