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母爱,是“十月怀胎到分娩的痛与挣扎”;

母爱,是“含辛茹苦抚育幼儿的坚守”;

母爱,是“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尽其所能,倾其所有”。

6个月大的囡囡自出生就被打上了一系列不幸的标签,“珍贵儿”“先天性胆道闭锁”“动脉导管未闭”。出生后因为黄疸经历了几乎所有的检查、治疗以及葛西手术,但病情却未能缓解,为了拯救爱女,“肝移植”成为囡囡一家面前唯一的选择。

囡囡的妈妈说:如果可以交换,我愿用自己的生命换回女儿的健康。

各尽所能,精益求精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拥有优秀的肝移植团队,技术力量和患者管理经验雄厚。自2000年以来共完成肝脏移植733例,但6月龄小儿肝脏移植尚属空白。

由于严重肝功受损,囡囡全身皮肤重度黄染,营养状况也较差。肝脏是机体物质代谢的中心器官,患有慢性肝病的宝宝生长发育与营养摄入不足的矛盾特别突出,因此手术前的营养支持非常重要。

囡囡入院当晚,新生儿科周熙惠主任就到外科病房对囡囡进行会诊,协助主管医生为囡囡制订了详细的营养支持方案,以增强囡囡的体质、降低手术风险。由于出生后囡囡因为黄疸反复住院治疗,囡囡的外周静脉已经不能满足输液的需要,需要为囡囡留置更加安全通畅的生命线——经外周中心静脉置管(PICC),新生儿科杨阿平护士长开始了各项准备工作。周熙惠主任和几位高年资护士陪伴在囡囡的床旁,紧握她的小手,给予她抚慰和力量。囡囡躺在提前预热好的辐射保暖床上,勇敢的她或许是感受到了这种爱的力量,竟然安静地睡着了。有着丰富PICC置管经验的杨阿平护士长和樊锋娟护士通过详细的评估、精准的置管技术,成功地为囡囡建立了PICC通路,打通了输液的“生命线”。

为保证囡囡和妈妈的手术顺利进行,医院精心组织肝胆外科、麻醉手术部、儿科、新生儿科、外科ICU、心脏外科、影像科等诸多科室专家分别就囡囡和妈妈的术前准备、术中麻醉管理、术后康复等方面进行详细的讨论,并制定了完善的救治措施。麻醉手术部更是结合科室实际倾尽所有,制定出详细的小儿肝移植围术期管理和手术配合细则。

1月23日早上7点,一附院的手术室内,来自肝胆外科、麻醉手术部、新生儿科、外科ICU、超声科以及天津移植中心的移植专家等,近二十人的医护团队已经严阵以待。从妈妈260.4g供肝切取、囡囡的病肝切除、到新肝吻合,无一不要求精确、精细、精密。直径1mm的血管显微吻合、细如蚕丝的外科缝线,每一个动作都是对团队医心、耐心、恒心的考验。历时7小时丝丝入扣的合作,手术初告成功,囡囡和妈妈成功“同肝”共苦。

“同肝”共苦,共赴“生门”

儿童肝移植是先天性胆道闭锁患儿终期的唯一治疗方法。目前全国每年有近3000名患儿需要做肝移植手术,但因诸多原因,真正得到救治的不足三分之一。

如果说成人肝移植是外科手术的皇冠,那么儿童肝移植则是这皇冠上最最闪亮的明珠。西安交大一附院首例小儿活体肝移植手术取得成功,也揭开了西北地区儿童肝移植的新篇章。对提高先天性肝胆疾病患儿的生存率和生存质量有着深远意义。

手术成功只是第一步,移植手术后的管理极其重要。由于囡囡体重只有6公斤,是西北年龄最小的肝移植宝宝,经过医院组织的多学科讨论,最终决定由新生儿科来负责囡囡术后的生命支持和护理。

新生儿科调配科室的骨干医生和护士组成了特殊的诊疗护理小组,林晓洁和樊书娟作为主管医生,王寅玲、牛蕾蕾、樊峰娟、王肖肖组成特护小组。

针对囡囡病情和术后可能面临的诸多问题,诊疗小组进行多次会诊讨论,共同商议制订诊疗护理计划。

同时准备好了消毒单间病房,准备了最先进的辐射保暖台、呼吸机、监护仪、输液泵等医疗设备,以保证术后的生命支持和护理。

囡囡和妈妈,母女两人也在共赴“生门”的路上努力康复。囡囡的前路虽仍未卜,但希望之灯永不灭。唯愿病痛远离囡囡的人生,唯愿母女情分得以延续。这是她们的愿景,也是交大一附院整个医疗团队的愿望。

作为医者,我们从未忘记,也不敢忘记,救死扶伤的神圣使命,站在岁末的时间节点上,愿我们的守护可以让囡囡和更多需要帮助的宝宝挣脱疾病的束缚,恢复健康,早日回到妈妈的怀抱。西安交大一附院的每一位“医学人”将同舟共济,为之守护。

来 源:麻醉手术部 新生儿科

文 字:贾婷婷 杜丹 陈会 肖谧

编 辑:庞 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