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0字

每学期开学时,江苏省丹阳市里庄中心小学教育教学处都会对每两周开展一次的研训内容作出安排。参训老师们在一次常态的校本研训中得到了收获,促进了成长,校长兼党支部书记钱明辉对依葫芦画瓢的行动陷入了思考。作为校本研训,它不应该是单一的、独立的操作方式,应该是融入每位教师日常的教育生活当中,更不应被当作是刻意改变教师的附属品。

钱明辉校长和学生进行课外交流

最近一次研训的主题是“青年教师诊断课”,要求参训教师对同学科、同教材不同课时进行专题研究。上课的两位教师都是工作未满五年的新教师,他们将围绕统编语文教材小学二年级的《小毛虫》展开教学。刚工作两年的卜老师上第一课时,已工作三年的臧老师上第二课时。为确保研训过程的真实,学校提前确定了“长文短教的着力点在哪儿?”的课堂观察主题,要求所有参训教师必须从自己的认识、课堂呈现两个方面展开思考。

第一课时,卜老师摒弃了传统反复读字词的环节,开篇就抛出问题“小朋友们,读到这样一篇课文,大家觉得长不长?这么长的文章,我们该如何把它读短呢?”问题一出,孩子们议论纷纷,于是在“如何把课文读短?”的交流与引导中,孩子们读完了课文,梳理出了这篇童话故事的关键情节。对二年级的学生来说,字词句是重中之重。但上第一课时的卜老师并没有讲解这些,很多听课的老师都在期待,臧老师如何在第二课时呈现低段的目标。

第二节课,臧老师一改原本教学中常态的复习做法,抛出了一个问题:“通过上节课的学习,老师想知道,在小朋友们的心中,这是一只怎样的小毛虫?”于是学生通过寻找段落、分角色朗读,在朗读中理解词语,在词语中再来感悟句子,一下子将一些书面化的词语转变成儿童眼中的生活,真正做到了读中有感、感中有读。

在两节课后的研讨环节,大家围绕前期布置的“长文短教的着力点”展开,低年段老师对课堂作了评价,其他年段每位老师也对照本年段的要求,谈了长文短教的相关思路。在观点的碰撞与交锋中,教师对统编教材的编排和教学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就是要摒弃传统的语文知识点混乱的问题,真正做到教学中知识点和训练点突出,并形成系列,构成教学的梯度,抓住教材的“干货”,做到“一课一得”。

参训老师们在一次常态的校本研训中得到了收获,促进了成长,我对依葫芦画瓢的行动陷入了思考。作为校本研训,它不应该是单一的、独立的操作方式,应该是融入每位教师日常的教育生活当中,更不应被当作是刻意改变教师的附属品。鲁洁教授在《超越性的存在——兼论病态适应的教育》一文中曾说:“教育本来是面向可能生活,它的功能是,要为人揭示更加好的、更值得过的可能生活。”说到底,校本研训应该被定义为“值得过的生活”,一旦认定“值得过”,整个过程就从工作状态演变为生活状态,其经历过的相关事件、历程、情景就会濡染进教师的大脑和心理,进而激活其教育的生命状态,促使教师成为“有魂”的教师。因此,校本研训就是学校一天的教育生活。要做到这样,就必须让教师成为“个体的人”“发展的人”“生命的人”。

“在一块石头里看到风景”

——向“心”所想

教师的成长是学生成长的关键。一位教师的成长,如果没有向学之心,再强的外力都无济于事。杜威曾经说过,“我们可以把马牵到河边,但我们不能按着马的头让它饮水。”因此,关注教师“心”的培训是必须的,只有关注了“心”的培训,才能具有感染力和号召力,才是真正的教育力量,才能推动人和鼓舞人,才能在别人的心中催生信念。它需要在现代文化精神的价值指引下,构建自由、民主、平等的价值体系,也就是在相互的沟通与生成中,激活教师自发的、真诚的、内源性的需求,让培训者“愿”培。

作为一所乡村学校,我们更要做好定位,厘清校本研训的价值,教师的知识结构性欠缺在哪里?教学薄弱点是什么?他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培训?因此,我们利用微信、QQ群等,广泛征集教师对培训的意见、建议,梳理归纳,提炼出共性问题,使培训有的放矢。同时,我们针对教师提出的个性问题,加强教师培训个体档案建设。既帮助教师厘清自己的素养欠缺,还帮助培训部门和学校摸清教师个体的素养底子。针对乡村教师生活单一,缺乏有质量的精神支撑的现状,我们提出了“自主读书”的培训方案,从选材、自读再到交流,不限形式、不限内容、不限方式让教师拥有阅读的空间。我们开展的“教师讲堂”,嫁接名著专题、生活专题、为人专题、跨界专题,通过现场讲学或视频播放的形式,让教师真正站在“局外”来赏析与思考,做到跨界与融合。事实证明,如果能让教师跳出教育看教育,一方面促使教师用开阔的视野来审视当下的教育,用开阔的胸襟去接纳新生事物,另一方面也能让教师在校本研训中的“惘然”变成“豁然开朗”。正如李政涛所说的那样:“在一块石头里看到风景”。

“在一粒沙中认识世界”

——练“技”所用

现代著名作家郁达夫曾说:“一粒沙里看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从教育角度来看,课堂就是教育大地里的“一粒沙”。课堂放大了教师“学高为师”的高度和厚度,课堂是实践的开垦地和晾晒场,它的实践取向鲜明地体现在课堂是问题产生真正的土壤——具有鲜明的现场性,课堂中整个研究过程始终伴随着动手操作——具有客观的行动性,对这一过程师生具有现实的可观和可感性——具有真实的叙事性。课堂为学校教育提供了一片美丽的风景。

作为乡村学校,课堂如何成为师生最美好的记忆,课堂如何成就每一个生命的独特是我们期待的。但乡村学校的现状告诉我们,课堂这片土壤,施什么肥、浇多少水才最合适,是乡村学校如何提升教师专业技能的应有之义。于是,我们在教育课堂的关注中缩小研究视角,实施聚焦透视,从课堂的一个个细小问题来“小题大做”。我们对课堂的校本研训从一个个可观的现状开始,构建完整的体系链。比如,针对教师钻研教材能力的参差不齐,我们实施了“重难点设定、课堂十分钟作业设计”两个版块作为每次集体备课的中心,时间控制在20分钟,让教师真正从具体繁杂的教学操作流程中解放出来,将重心放在如何上正确的课和提高教学的实际效率上。我们摒弃传统的轮流上课、简单评课的研训方式,而将教学与研究充分结合。我们确定学期研究主题后,根据不同类别进行分类课堂研究,其中有“青年教师诊断课”“骨干教师展示课”“师徒结对同台课”“行政人员家常课”等,让不同层面的教师都能亮相,给予充足的备课时间、思考时间、研讨时间,让上课的教师、观课的教师都有不同的收获。围绕“教学效果”,我们拉长延伸点,进行“限时备课比赛”“试卷命制”“教师学科素养测试”等方面比赛,让每一位教师从“技”的层面真正有提升。

“在一条溪流中汇聚生活”

——塑“格”所致

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老木匠向老板递交了辞呈,准备离开建筑业,回家与妻子和儿女共享天伦之乐。老板问他能否帮助建造最后一座房子,老木匠答应了。但他的心思早已不在工作上,用的是废料,出的是粗活。等到房子竣工的那一天,老板亲手把房子的钥匙交到老木匠的手上,说:“这是你的房子,我送给你的礼物。”老木匠惊讶得目瞪口呆,羞愧得无地自容。早知道是在为自己造房子,他怎么会这样漫不经心、敷衍了事呢?其实在生活中每个人似乎都是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就是人性的弱点。一所学校,在里面工作的教师也不可避免。乡村学校老年教师较多、惰性强,青年教师处在潜移默化中,如何纠正这种状态,靠“逼”是不行的。我们联想到在中国文化中有这样一个词“境由心生”,我们要用合适的“境”消除“老木匠”一样的心态。于是,我们拍摄了“乡路上的点灯人”微电影,让在学校已工作30年的教师们上镜,看看他们曾经走过的岁月,激发他们的认同感;于是,我们制作了“他们都曾经在这里——里小民师墙”,在学校最长的长廊,让每一位曾经在这里工作超过30年的教师都能“上墙”;于是,我们举行了“里小教师退休仪式”,在全校的大操场,升完国旗,面对全校师生给退休的教师举行隆重的退休仪式,由学生献上鲜花、青年教师给退休教师戴花、校领导宣读他们的工作历程,让退休真正成为一种回忆。“以老带新”,用时间来说话,每年走来的新教师第一课就是走进微电影、走向民师墙,从真实的历程中感受这群奋斗者的精神。在这种“情境”的熏染下,老教师自然成为真正的“看家人”,中年教师期盼成为真正的“当家人”,青年教师自觉成为真正的“立家人”,“里小之家”真正生成,“一条小溪汇聚了校园真正的生活”。

我们认为,校本研训不再是一种单一的方式和目标,不仅仅体现一种力量。它应该真正从学校的实际出发,让每一位教师弄清楚“我现在在哪里”;它应该从教育教学的实际出发,以需为本,让每一位教师弄清楚“我要到哪里去”;它应该从教师自身的能力出发,现实出发,以能为本,让每一位教师弄清楚“我能够到哪里去”。

来源丨《未来教育家》2020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