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学理念相同,经世之术互异。

曾国藩所用以拙诚为本,追求无后患,

走一步看三步,凡事看长远。

胡林翼以术为用,注重高效率,王道霸道兼用,

容得德薄之名,左宗棠也称胡林翼喜任术,善牢笼,

曾国藩晚年幕僚赵烈文也称胡咏芝深得曹操孙权之流。

两人在事业上既相知又互补,

两人关系成了传统时代人际关系中一个难得典范。

胡林翼故居

  1. 为人谋而忠乎

曾国藩的在湘,赣处境,像黑暗森林法则,

随时地有人开枪,等待着开枪。

太平军陈玉成部在江西,随时就可攻入祁门大营,

曾国藩在江西的处境也越来越难,老父发丧,曾借离军营回家,居家时伸手向咸丰要官,

咸丰以太平天国内讧,实力大减,望江南大营攻陷南京。

不用老曾,解了他的兵权,让他在家守孝。

满朝都取笑曾国藩,左宗棠更是以君臣大义,厉声批评,指责他不可与皇上讲条件。

胡林翼却完全理解,一再为曾国藩鸣冤叫屈,在信中:此老有武侯之勋名,而尚未得位,

有丙吉之阴德,而尚未即报。

有大功劳无大地位,是贤忠之臣,皇上不认同,

长年替各省卖命,吃各省的粮饷,半饥半饱,却不改孤忠,实在可敬。

胡说出了曾国藩的心里话,是知音。

曾公回乡湘军指挥归于胡林翼,

正因为胡林翼的苦心调护,湘系势力无四分五裂,李续宾当时说,时事大艰,与杨载福、彭玉麟等人共事一方,水陆士卒幸皆联成一心,和衷共济,敇润公(指胡林翼)维持其间。

否则湘军可能被(湘系集团政敌胜保、和青)等正规军分块合并、不成整体。

曾公感激万分,说:江、楚、皖、豫诸将帅,惟润帅能调和一气,联合一家。

胡公名位与曾公并(实在曾公之上),且握兵饷权,事曾公弥谨。

胡居二把手,凡大事必和曾公商而后行,

从不越权,既是对恩主曾公的尊重,也是维护团结,方便指挥。

后天京内讧,石达开二十万军队出走南京杀入浙江,浙江是朝廷的税赋重地。

胡公奏请曾国藩带兵救援浙江,咸丰同意,但曾公出山后,咸丰当他是游击队长,

一开始援浙,渐不紧张后,又命他入因入闽、入川、援皖,命令朝三暮四,左右为难。

连江西巡耆龄都想调曾驻守九江。

咸丰九年,石达开试图进军四川,开辟新局面。

胡公与官文合奏令曾国藩入蜀授总督,

咸丰连亲信官文也不信,曾国藩打仗无行政权、无饷银。入川后,只会重复在江西重复被敌视的经历。

实际上,石达开这次西进,只是表面上声势浩大,已是强弩之末,不足为虑。

胡林翼又出现了,再次怂勇官文上奏,

不让曾国藩入蜀,留下来与胡林翼合兵一处,共同收复安徽,皇帝终于同意亲信官文的话,

朋友如胡林翼者,方可称为人谋而忠乎

2.友谅

曾国藩和胡林翼二人合军,集二人智力之所长,

思虑能更周密,的确也是珠联壁合。

以理学为信仰,价值理念高度一致,同时性格和行事上又有明显差异。

曾为人久挣重儒缓,胡则大胆急进,曾包容大度,又有些书生气。

胡聪敏豁达,事至应机立断…不以例文拘束。

性格反差,反成为难得互补因素。

要收复安徽,两人迅速拟定了进攻路线打安徽,首先拿安庆,要安庆,先打太湖。

但谁为前线总指挥?有了冲突。

进攻太湖,由多隆阿,鲍超,蒋凝学,唐训方四部组成,曾国藩认为四人中,三人出自湘军,

以名望最高的鲍超为统帅,与多隆阿,有多龙鲍虎之誉。

胡林翼打算由多隆阿出任总指挥,

理由为二,1.多隆阿智谋高于鲍超,

虽为人意忌情深,忮心尤胜。

但临阵料贼,明决如神,骁果冠伦,实有可凭。

鲍超是有勇无谋,简单粗暴,像是关明和张飞,关羽有勇有谋,但刚愎自用,张飞,有几手但简单粗暴。

2.多隆阿是满洲正白旗,满清一直有满汉之防。

胡也注意笼络结交旗)人,调和满汉,处处注意。也如曾公当初重用塔齐布,以表无满汉之分,赢取朝廷信任,所以老胡直说多隆阿是天子之使,名正言顺,以满族将领身份总领前敌。曾公和其他湘将都不同意。

胡曾两人,一日一书,甚至一月两书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