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送瘟神》诗云:“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这一问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今天,全世界亦面临同样瘟疫的问题。

然而,从我们回顾中国古代医圣们的事迹来看,我中医所面对那瘟疫並非“无奈”,只是”雕虫小技”而已。事实证明,在此抵抗瘟疫中我中医不辱使命,显示出了大能者的本色!

一,复甦医道:

1,以史为鉴:笔者在(戊)篇中已经引述过唐代医圣孙思邈指出的一段中医史上的往事,重要证据重说一遍:“仲景氏生于有汉恒灵之间,会当大疫,乃始有《伤寒论》暨《金匮》玉函之作,惟步重方药,犹未若伤伦之列肠湔胃(注:这与“湔肠伐胃”汉语成语同义,读音jiān cháng fá wèi,形容伤寒论的聪慧超越了原来的治疫之方法),用法奇而奏效尤速也”!汉代张仲景医圣通过成功抗疫的实践之后,著录了医经《伤寒论》流传于后世——而正是它让今人能以史为鉴,来敲响复甦中国医道的洪钟!所以,在当今现实中,这《伤寒论》对于今天继承我中医文化有了特别的实用价值与重要意义。

我中医可以此为契机,焕发青春,再造辉煌!

2,上古时期是医道不分,儒道不分的。孙思邈谈古代医史与其本人的经历言简意赅:“原夫玄黄肇剖,天地攸分,万汇毕陈,人类始出。吾人含生负气,孑身于高厚之间,寒暑乘其外,阴阳薄其中,彼其疾病夭折,不得其正命而死者,奚堪胜数。自神农尝百草而知物性,轩辕询歧伯而著《灵枢》、《素问》,是由《本草》《内经)之学,始灿然大备。其后春秋战国时,有和缓(注:和缓乃为一医圣,先姓和氏、后改姓缓,此姓极稀)与扁鹊之徒,汉代有淳于意、郭玉之辈,皆挟方术,以治人疾病。或以生气决生死;或以针灸起沉疴。史策所载、斑斑可考。惟皆传其轶事,而不获睹其方书,读者憾焉”;“余秉资赢弱,日与药炉相灸近。既博综群籍,汇集古方,有《千金要方》暨《千金翼方》之作。日者隐居终南山麓,有以方书见遗者,余展卷读之,审为华(佗)先生之作,其中所用为治病之法,舍方剂之外,兼重针灸与浇伐(注:浇伐出自《楚辞-天问》,借义以各方法获得医效),且所用各药,取材于日用之品为多,而步武不难,诚救世之秘籍,而生死人肉白骨之奇籍也。惟原书编制散乱,门类错杂,盖系随时手录之本,且文字有难解之处,字迹多漶漫之忧,非尽人所能索解。余端居多暇,尤性既方术,得兹鸿宝,苟不为之从事排比,奚以传先贤之妙术,而登斯民于耄耆。乃日事铅椠,散者集之,蚀者补水,期以不负先生济世之苦心,庶贻之子孙,播之人间,自兹元元之民,或得保其正命,不为寒暑阴阳所播荡乎”。

孙思邈:在隐居期间收集到华佗医方

由此可见,孙思邈先辈济世救人的用心良苦!

3,孙思邈将既得之华佗方术视为“鸿宝”真可谓是慧眼识珠。而能得其”鸿宝”者必当是有德有缘之人。华佗具有传奇之高超医术皆非属偶然。华佗之奇传有记载道:“相传先生性好恬淡,喜味方书,多游名山幽洞,往往有所遇。日因酒。息于公宜山古洞前。忽闻人论疗病之法,先生讶其异,潜逼(即靠近)洞窃听。须臾有人云:‘ 华生在迩,术可付焉`。复有一人言:‘ 是人性贪,不悯生灵,安得付也?`先生不觉愈骇,跃入洞。见二位老人,衣木衣(即树皮),顶草冠。先生躬趋左右而拜曰:‘ 适闻贤者论方术,遂乃忘归,况夙所好,所恨者未遇一法,可以施验,徒自不足耳。愿贤者少察愚诚,乞与开悟,终身不负恩`。首坐者云:‘ 术亦不惜,恐异日与子为累。若无高下,无贫富,无贵贱,不务财贿,不惮劳苦,矜老恤贫为急,然后可脱子祸`。先生再拜谢曰:‘ 贤圣之语,一一不敢忘,俱能从之`。二老笑指东洞云:‘ 石床上有一书函,子自取之,速出吾居,勿示俗流,宜秘密之`。先生时得书,回首已不见老人,乃慑怯离洞,忽然不见。云崩雨泻,石洞摧塌”。这段描述中表明了二个公案,其一,古代的传道者往往是神仙之流。且自有选择好的安排;其二,授予嘱托医道之徒必须知道遵守之医德。华夏文明的一个伟大传统是“有教无类和有医无类”,这是文明能沿袭五千年的法宝!

华佗:因厚德得神仙医方鸿宝。

二,赐福永康:

大道如青天,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故天下无不治之症。惟道在人心,病,乃只是心病,治病必先治心养心而已。永康是福,惟在于德。大德者天佑矣。医道即是医德。华佗、张仲景及孙思邈之先辈均为大德,故“天降大任于斯人”是矣。

1,华佗医术名冠天下事出有因:“既览其方,论多奇怪。从兹诚施,靡不神效。是先生得享盛名于世者,实由于神仙之予以秘方也”;“后汉书方术,载华佗精于方药,处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不过数处,裁七八九,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剖破腹背,抽割积聚;若在肠胃,则断截煎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素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先生之以神医见称于世者盖以此”。

2,有关华佗的故事大凡是家喻户晓,但是最被关注的是华佗死后,他的医方医术不得流传而成憾事?这类“传其轶事,不获其方”的事件“史策所载,斑斑可考”。只是华佗事件最为突出而已。史称,当年华佗:“尝为曹操治头风,久而不愈,又去家思归,乃就操求还(归家中)取方,因托(借口)妻疾,数(到)期不返,操累(接连发信)书呼之。又敕(命令)郡县发遣(催促),先生恃能厌事,犹不肯至,操大怒,使人廉(考查)之,知妻诈疾,乃收付狱讯考验,首服(杀头伏法)。荀(彧)请(替华佗说情,说明利害)曰:‘ 佗方术实工,人命所急,宜加全有`。操不从,竞杀之。先生临死出书一卷,与狱吏曰:‘ 此可以活(救)人`。吏畏法,不敢受,先生亦不强,索火烧之,于是世遂谓先生之秘方从兹失传矣”。

3,天道常存,伏藏有灵:

虽然记载的真实性是无可置疑的。”遂致失传。是又言医术者,所同为扼腕太息者也!庸讵知天地之奇,夕则必宣?况方书攸关民生,生命与苦乐,视其他载籍为尤重,所致必有神物呵护之,汇能任其湮没而不彰耶?”所有天授之鸿宝秘籍与妙术均为“伏藏”,其得失均系缘来缘去凭由天意。

(1)其实,当年冥冥之中华佗既得秘方,恐其有失,于是手抄了备份,存佩在随身携带的行囊中,以便于临时之需。而将原籍伏藏于家里。在历史长河中,凡阅数百余年辗转流传,此籍遂入于孙思邈真人之手。其华佗家藏之本,则固无恙也。况世间奇籍,决无湮没而不章之理。真人固沈酣典籍,遂于方书者,获睹是编,觉视所著之《千金要方》与《千金翼方》。其治病之法,更为精确。即为之排比后先,补苴罅漏,藏之箧笥,传之子孙。于是先生秘传之先方,乃始得复出于世。

(2)至乾隆壬午二十七年(公元1762年),安徽中药之乡亳州《墨海楼》六十九岁的徐大椿(字灵胎)徊溪老人,有缘睹先贤之秘本,意欲使孙思邈编成之华佗医方重见天日。他自述道:“余雅好轩歧之术,尤嗜读古方书。岁在壬辰,薄游皖之亳州,馆(宿)于姚氏,雨窗无事。主人姚君季虔,辄出其所蓄旧籍,借资鉴赏而消永昼。忽于古纸堆中,获睹是编,纸墨暗淡,古色盎然,望而知为千百余年之物也。逮观其内容则见其所载治病之法,视若奇异,而实则一本千至理,且其书中所记麻沸散及神膏等方,尤为世人所渴望而急欲一睹以为快者。急怂恿姚君,付之剞劂,他日者一编风行,俾患病家得按图而索,无庸更假手于庸医,则其裨益于人生,以视施医施药,不更胜万万耶?姚君以为然,且欲假余一言以为重,余遂不辞而述此书之缘起如上云”。伏藏有灵传后人,此翁幸遇鸿宝见。

亳州:在乾隆及民国初发现华佗秘方

(3)续前缘未了事:

前乾隆间徐灵胎之议,《墨海楼》主人姚季虔因故未付梓(刻印)是方典。时至民国七年(1918年)沪西(上海)古书保存会沈骧先生再续前缘。他再次提议付梓之经过叙述如下:“岁在戊午,于役皖北,奉职于x x道尹公署,公余少暇,辄搜罗古籍,以资消谴。其年季冬,因公位亳,调查学务,晤县立高等小学校校长姚君侗伯,相与讨论学艺,间及典籍。姚君博闻强识,且家富收藏,暇日即邀与观书于墨海楼。楼凡五楹,盖建于逊清雍、乾之间,其高祖父季虔先生所经营也。余得此良晤,不忍遽舍去,凡流连浃旬,得尽观其所藏。中有华佗方书,尤为平时所渴望而不得见之秘籍,且内有孙真人(孙思邈)及徐灵胎先生序各一,于是书之原由,叙述綦详,姚君先人,盖欲付梓而不果者。余谓姚君,昔张文襄(张之洞)视学西蜀,尝谓凡有力好事之人,若自揣得业学问,郴足过人,而欲求不朽者,莫如刊印古书,则其书终古不变,而刊书之人,亦与之终古不浪。况方书关系民命,视刊印其他古籍,为尤有神益,图不朽,利民生,承先志,一举而数善备焉。姚君重题余请,即以剞劂之事相委,比来海上,与诸同志商榷。企谓是书所列各方,虽间有分两过大,不合于今人者,然病家果能斟酌用之,其奏效必讯。且书中如麻沸散及神膏等配合之法,尤为世人所渴欲一睹者。藉兹播之于世,亦足令今之欧化家,俾知刀圭解剖之术,固非今世欧西医学家所得自夸为绝技也”。

沈骧:在墨海楼亦发现了华佗秘方。其君对中华古医籍趋之若鹜,爱国爱民之心可见一斑矣!

(4)千百年以来,如上述失而复出的伏藏鸿宝秘籍之传奇屡见不鲜。可以相信,随着新时代对我中医的重新认识的大潮来临,过往消声匿迹的中医宝典必将重现于世,其潜力巨大,影响深远!当然,这只能与时俱进地作好付出高昂代价的准备了?

三,薪火相续:

汉代医圣张仲景的《伤寒论》谓国之瑰宝矣!其古往今来传承者有很多评注。引用原河北省中医学会理事长王立山的话来说明:“《伤寒论》一书,乃东汉张仲景所著,是祖国医学的经典之一,历代医家将其奉为辨证论治的圭臬,医方之鼻祖,尊仲景为“医中之圣”。故凡尊崇和研究《伤寒论》的著名医学家,称为“伤寒学派”。其形成:始自晋王叔和首先整理和撰次了《伤寒论》,使之流传于世。宋·成无已著有《注解伤寒论》,大大促进了伤寒学派的发展。明-方有执著《伤寒论条辩》,使伤寒病进入了“风伤卫、寒伤营、风寒两伤营卫”的鼎盛时期。明清以来,有很多医家围绕三纲鼎立学说展开了激烈的争鸣,对伤寒学派学术的发展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这大体上可知张仲景《伤寒论》的历史传承情况以及学术发展动态。

1,王立山先生在1983年时,对白春霖(生白)中医大师廿年多苦心立论的《伤寒六经求真》一书的《序》中作了中恳的评价:“春霖先生,多年来从事《伤寒论》的研究,博览古今医著,结合自己的临床实践,经过艰苦详实的探讨,编著了《伤寒六经求真》一书。吾通览全书,认为该著尊古而不泥古,能以指出前代医家主观论断和“外因论”的错误,提出从伤寒六经本身的矛盾中认识伤寒六经,这种新的见解。对伤寒六经辩证提出‘ 病因、病性、病位、病势的整体观念`,确定了病理界说,并对伤寒六经病的相互区分、相互联合、相互转化的性质,作了较全面的分析和研究,条分缕析,融会贯通,详予阐述。以六经病理界说为据,对伤寒病理过程中的杂病作了区分整理,这就使一部《伤寒论》成为条理分明、秩序井然的辨证论治的医学系统,是学习、掌握和运用《伤寒论》的一条捷径。作者敢于大胆创新,颇有独到见解,相信该书刊行之后,对于继承和发扬祖国医学、推动伤寒学说的进一步发展,将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故为之作序”。

2,对于《伤寒论》的整理、流传与研究自西普王叔和始,经历了成无己、韩祗和、朱肱、郭雍等著名的十余者之多。近代引西医学术阐释者有章太炎、恽铁樵、陆渊雷等先生。前后历七百余年。时至今日这一进程仍然在继续努力之中。白春霖先生即是其中有独到之处的建树者。他指出:“《伤寒论》的成就是伟大的,它是祖国医学辨证论治的奠基的著作。由于《伤寒论》的诞生,使祖国医学在临床学上产生了一个划时代的飞跃“。

四代中医世家的已故白大师总结行医六十年的心德认为:“《伤寒杂病论》的核心内涵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中医的系统理论,这就是以‘ 天人合一`的万物合一性、五行运动的均势、平衡及升降出入内外调节的和谐性为核心的本能系统方法论。中医从此有了统一的系统理论,扫除了理论的随意性,再没有似是而非、不可实践证明的想象与意度。五千年的中医,从经验医学发展到《伤寒杂丨病论》本能方法系统,这是一次伟大的发展。今天中医所面临的第二次发展,仍然是《伤寒杂病论》的核心内涵的发展!

今天发展的具体内容是:(1)出现中医系统的理论体系;(2)统一中医辩证法;(3)中医的科学内涵被民间认识以后,必会发生巨大的影响,使人类走出健康危机”。

他指出张仲景先师治病的精要,並非是给人治病,而仅仅是帮助人自愈。请看:“流行性感冒,发烧体温40度,发热恶寒,身疼头疼、无汗而喘。病人要排汗,而汗不出”。这个‘ 病`是什么?一方面是进入体内的病毒,一方面是人体要排汗,而汗不出。他类医学治病毒,是杀死或抑制病毒。仲景则用发汗法,顺势利导以帮助人,收到一汗而愈的效果。再说一例:“流感,七八日上至十余日,不大便,潮热,谵语,神昏,腹胀而疼,不能食,循衣摸床,烦躁不安”。这个‘ 病`怎么治?仲景用下法,大承气汤,一服,大便通下燥屎而病愈。这同样是顺势利导的助人法。再讲一例:‘“盲肠炎。盲肠肿大,发烧,腹疼难忍”。怎么治?肿大的盲肠不消肿则必化脓。仲景则用下瘀血法,桃核承气汤一服两服肿消而癒。这是治病呢?还是助人呢?仍然是顺势利导以助人。在《伤寒论》中,阳病系统都是人体本能的排异系统对体外进入的致病物发生的排异反应。仲景准确地对人体本能作出顺势利导的帮助,完美地保护了生命。我想,张仲景先师在彻底理解了人类的生命功能与物质的均势、平衡、和谐关系中的本能系统以后,才有医学本能方法系统——《伤寒杂病论》的问世。《伤寒杂病论》作出了人如何认识自己、如何对待自己的伟大发明。认识自己的生命与生命本能是人类的大智大慧,而自己帮助自己的生命本能来保护生命,延长生命,这是人类智慧的最高境界!《伤寒杂病论》正是这样一部著作,是可以与老庄,孔孟并列的三大文化体系”!

3,《伤寒六经求真》论著是集白老先生终生经验之总结,但他仍然谦虚地感到力不从心,只是“尽力试图以唯物辩证的观点作了粗浅的阐述”。故希望后代医者,在《伤寒论》研究方面必须继续努力解决悬而未决的五个大问题:(1)《伤寒论》的编纂;(2)对《伤寒论》的整理;(3)对伤寒六经的解释;(4)六经辨证法的适用范围;(5)伤寒与杂病的区分。以上五个问题虽经过长达七百多年的研究,争论,但至今尚未能彻底解决。这是目前我们研究整理《伤寒论》面临的现实状况。

终结之语:

蚍蜉撼树,不足论道。

今日之人类,尤其是一贯地排斥或诽谤我中医之徒——务请从吾老子《道德经》第廿一章中,去读懂我中医吧:“孔德之容,惟道是从。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 惚兮恍兮,其中有象; 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窈兮冥兮,其中有精。 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自古及今,其名不去, 以阅众甫。 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 以此”。

(译文:大德的形态,是由道所决定的。“道”这个东西,没有清楚的固定实体。它是那样的恍恍惚惚啊,其中却有形象。它是那样的恍恍惚惚啊,其中却有实物。它是那样的深远暗昧啊,其中却有精质;这精质是最真实的,这精质是可以信验的。从当今上溯到古代,它的名字永远不能废除,依据它,才能观察万物的初始。我怎么才能知道万事万物开始的情况呢?是从“道”认识的。以此,这就是我中医高深莫测的医道!)

我中医爷爷为中医的复甦鼓与呼!我中医以此次全球大瘟疫爆发为契机:天道酬医。我中医是超越时空的至圣至道,祂的神圣性包括了过去、现在与未来!数千年以来,中医一统天下,唯我独尊。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至今,得益于遍布城乡的济世救人的中医与中药!故我中医功盖于世。中医曾一度走向衰落虽然说已是事实。但是,作为伟大的民族文化的中医学,近百年来仍蛰伏于民间深厚的冻土中吸收着营养,孕育着生机,静待着春雷的发动而万象更新!

惊蛰的春雷:迎来中医复甦的春天!

今天终于等来一个惊天动地、摧心裂肺的声音从天而降:“中医必将走向世界,要为创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伟大的贡献”!和谐既是医道之根本、皆是中华文化的根本,也是世界人类文明之标的!这场抗疫之战,乃是推动中医发展,破土而出的春雷!

太阳出来之前,西方的灯烛在炫耀它的光亮。太阳出来了,那灯烛不过是萤火之光。

中医爷爷,有话要说:(甲-已)终

(2020-3-3 惊蛰 撰文于 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