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武二年(1369年),明太祖朱元璋以“治国以教化为先,教化以学校为本”,在南京设立太学(国立最高学府)。再逐渐完善府、州、县学校,那么谁来决定哪些人达到入学标准呢?初期由巡按御史、布政使、按察使决定。而后才设置了“学政”,为临时性官员。

到了清代,学政任期为三年,派往各地均带原官职衔,期满仍回原衙门任职。《清史稿》记载提督学政职责:省各一人。以侍郎、京堂、翰、詹、科、道、部属等官进士出身人员内简用。各带原衔品级。掌学校政令,岁、科两试。巡历所至,察师儒优劣,生员勤惰,升其贤者能者,斥其不帅教者。凡有兴革,会督、抚行之。

岁科两试

也就是说,在学政的三年任期中,最主要的就是主持岁科两试(属于院试)。这里需要补充一点,读书人需要先依次经过知县主持的县试和知府主持的府试,才真正步入科举行列。再经过院试(考秀才)、乡试(考举人)、会试和殿试(考进士)。

所谓岁试是指学政考察辖区内生员的水平考试。生员按照身份又细分为廪生、增生、附生(入学不久的新生)。岁考列一、二等者,廪生可以成为贡生入国子监;增生、附生依次成为廪生、增生。列三等者者为合格,列四等者将受到“挞责”,即挨板子。通过岁试便是秀才,再通过科试,成绩合格者便取得了乡试的资格。

绿色通道

科举之路毕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于是,朝廷还为落榜者准备了两条绿色通道:

1、拔贡:即学政任期内,每逢酉年会在府州县学时,再主持一场拔贡考试,在历次岁科两试,选拔成绩名列一等次数最多者,于次年入京再进行复试,考中者可出任七品官员;

2、优贡:学政期满前,由府州县教官推荐优秀生员,经由学政考核录取后,再会同督抚进行复试,合格者次年入京,后续流程如拔贡。

察师儒优劣

学政考核地方学校教师水平,也是一项重要职责。地方上,府设教授、州设学政、县设教谕个一名,另各设若干训导辅之。岁考当年,学政也主持一场对于教师的水平考试。但也念及教官待遇不好、品级不高,一般学政也不难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对于有真才实学的教官,学政届满后,往往会与督抚联名保举。

其他职责

1、观察民风。即对当地的文风、民俗做个了解,实则充当皇帝在地方的“耳目”,把握民间舆论的动向;

2、提倡忠孝。当地要立寺庙祭奠忠臣,需要先请示学政,由学政上奏朝廷,核准后方可;此外对于贞洁烈女的表彰,也是学政分内之事,由其颁发匾额;

3、审阅地方志。作为少数异族统治,“文字狱”是对于宣扬“反满”汉人的打击,牵连甚广。掌握地方志上的价值取向,也成了学政的职责。

地位的变化

早期的规定,地方督抚、两司不得干涉学政的职权。但实际操作过程中,学政多由道员、御史担任,一到地方,名义上仍是督抚、两司的属官,要想独立行事,恐怕不现实,需要看督抚、两司的脸色,遇事更多“汇报”。顺治朝的苏松学政(当时叫学道)想在当地建立苏州试院,不得不考虑自己的身份,不敢与巡抚据理力争。

直到雍乾之后,不但以翰林出身的官员出任学政,且品级也不低,很多都是六部堂官,学政才真正不受督抚及两司掣肘,做到了《清史稿》的“凡有兴革,会督、抚行之”。遇事也由“汇报”变成了“商量”。由此成为了所谓“能够直接对抗二品巡抚”的说法,但一般学政也不会与巡抚对抗,更多是表明两者地位相当的意思。再者,讲究隶属门生的清代,巡抚一般也不敢找茬,谁能保证学政门下,不会出个大官。

结语

学政好比清代科举人才流水线的“品质总监”,是至关重要的。其不仅要对车间主任(教授、学政、教谕)进行考核,还得对产品(生员)的品质进行检验。更兼具推荐职能,绩效考核优等的车间主任将由“教育系统”推荐至“行政系统”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