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老先生走了,满世界都是对他的悼念和回忆。我这个金庸迷却一直未曾找空来写点什么--其实也不是特别忙,但是不想在工作日动笔,分散注意力。今天周末,来放松一下。不想长篇大论写什么武侠评论,只想写我最喜欢的阿朱。

金庸小说中,最感人的故事,莫过于阿朱和萧峰的。但是这种感动,并不只源于他们的爱情故事,还有那种超越爱情之外的辽阔和大义。

萧峰和阿朱,都有着类似的离奇身世,一个在丐帮帮主尊贵显赫的位置上突然沦为天下负心人,人人得而诛之,无家可归,处处涉险。一个身为慕容府独当一面、能吩咐幕客的上上等的丫头(细读小说可以发现阿朱身份尊贵,并不是普通丫头,而是类似管家的身份),突然身中易筋经之伤命不久矣,如果不是遇见萧峰,当被主人弃之如蝼蚁,惨死少林寺。

但是命运让他们相遇了,在萧峰最落魄的时候,在阿朱身中重伤命不久矣的时候。阿朱去偷易筋经,被萧峰打乱计划,不小心被方丈打中,命悬一线。那时候的阿朱,打扮成一个相貌丑陋的姑娘,气息微弱。萧峰出于侠之大义的精神,毫不犹豫地援手,拉着她去赴聚贤庄大会求医。明知是龙潭虎穴,他也在所不惜、宁愿赴死。阿朱阴差阳错没有死,算准萧峰会去雁门光,就千里迢迢赶去雁门关,在那里苦苦等了五天五夜才终于等到了他。

“我在这里已等了你五日五夜,我只怕你不能来。你……你果然来了”

从此成为萧峰困境中最坚强的支柱和最温柔的港湾。哪怕遭到天下人唾弃,阿朱始终都坚定地支持萧峰,和他站在一起,出生入死。而萧峰,对阿朱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信任至深,从无怀疑。

其实,他们之间并无缠绵悱恻和情意绵绵,只有非常简单朴实真诚的一些对话:

阿朱眉毛一轩,轻声道:“大哥,聚贤庄是不同的。”

萧峰问:“怎么不同?”

阿朱道:“你忘了吗?去聚贤庄是送阿朱去治伤啊,就算龙潭虎穴,那也去了。大哥,那时你心里有没有已经有点儿喜欢阿朱呢?”

萧峰呵呵大笑,道:“已经有点儿了吧?”

阿朱侧头道:“我要你说不是有点儿,是很多很多!”

萧峰微笑道:“好,已经很多!”

阿朱道:“他们不知,我大哥第一爱喝酒,第二爱打架。”

萧峰摇头道:“错了,你大哥第一爱阿朱,第二才爱喝酒,第三爱打架!”

阿朱笑道:“好,多谢你啦。”……

信誓旦旦甜言蜜语的多为虚情假意和穿肠毒药,爱之深情之切却往往无需言语。我就是你执迷的信徒,出生入死由你作主。我是你生活的光,无声的驱赶走你的寒冷和黑暗,光从来不回求报不会表达。

小时候看阿朱的死,满眼都是泪,感觉阿朱的死是最大的遗憾,无法接受这种残酷的结局。如今再读天龙八部,却又释然。

武侠的精髓在于道义,那么,阿朱宁愿用死亡去成全了萧峰的大义,实为最深的爱。萧峰错杀阿朱后,虽然痛苦欲绝,但是并未变得疯偏执,反而恢复了冷静,放下了仇恨,转而去关心黎明百姓,为人间争取和平,最后不惜牺牲自己生命。正因为他真正懂了阿朱。阿朱至善至真,用死亡在感化他,做一个善良之人,豁达之人,放下仇恨,放下过去,做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阿朱其实使用死亡和小我的牺牲,成全了萧峰的再生,成全了天下。

唯有这样的阿朱,才配得上萧峰。也只有后来的萧峰,才能配得上曾经的阿朱,成为金庸小说中最顶天立地、形象最完美的大英雄。

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代,就只有一个阿朱。

让我们在记住那个听香水榭欢声笑语聪明伶俐的阿朱;

记住杏子林那个义正言辞、善良慈悲的阿朱;

记住雁门关那个惊艳而深情的阿朱;

记住小镜湖那个不悔从容的阿朱。

王菲的那首歌《宽恕》,唱出了阿朱的所有心事:我们的生死相依不离不弃,是超越生死界限的。我永远都是你的阿朱,为了成全你而牺牲的阿朱。爱你无憾,无怨无尤,无声无息。

如是我闻 仰慕比暗恋还苦

我走你的

男儿泪 女儿哭

我是你执迷的信徒

你是我的坟墓

入死出生由你做主

你给我保护 我还你祝福

你英雄好汉需要抱负

可你欠我幸福

拿什么来弥补

难道爱比恨更难宽恕

如是我闻 爱本是恨的来处

胡汉不归路 一个输一个苦

宁愿你恨得糊涂 中了爱的迷毒

一面满足 一面残酷

你给我保护 我还你祝福

你英雄好汉需要抱负

可你欠我幸福 拿什么来弥补

难道爱比恨更难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