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东麓,有一座美丽的小城——伊吾。勤劳、勇敢的伊吾人民给这里涂上斑斓的色彩。

然而,千百年来,这座美好宁静的小城却经历过无数次兵戈铁马:角声满天,霜重鼓寒……

往事如烟。这里的人们却大都记得,60多年前,这座边塞小城的光荣曾与一场英勇、惨烈的战斗紧紧相连。这场规模不大的战斗,却在新疆乃至全国剿匪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红色足迹·伊吾英烈

1949年9月,新疆和平解放。就在全疆各族人民沉浸在和平的喜悦中时,一小撮反动分子却不甘心失败,省政府委员、阿山区督查专员乌斯满等在美国驻迪化领事馆副领事马克南的支持下,暗中策划和制造暴乱。

坚守伊吾

为了粉碎反动分子的阴谋,保卫新生的人民政权,新疆军区迅速组建了以王震为总指挥的新疆剿匪总指挥部,开始平叛作战。

1950年2月21日,由解放军六军十六师抽调干部组成的中共伊吾县工作委员会一行十八人,前往伊吾建立民主政权开展工作。随后,有“战斗英雄连”之称的四十六团一营二连奉命进驻伊吾,带队的副营长胡青山战斗经验丰富,屡立奇功。

3月的伊吾,“山雨欲来风满楼”。经过密谋,叛匪们决定于3月29日统一行动。武装暴动前夕,匪徒们强迫群众把牲畜全部赶出城外,粮食全部埋藏,对外联络的电话线剪断,企图把解放军困死饿死。

3月30日凌晨,参与叛乱的县长艾拜都拉等人纠集一批匪徒,突然发起进攻。

叛乱分子总兵力700多人,二连和伊吾县工委加起来才160人,敌我力量悬殊!危情时刻,胡青山紧急召集会议,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北山,占领山顶至高点上的碉堡,这是坚守待援的关键。

战斗第一天,二连则迅速派出4个加强班,一番激战,夺回两个山头和几处碉堡,巩固了防御阵地。同时,他们采取坚守待援战术,将主要兵力配置在各制高点,机动小分队驻守营房。

战斗的间隙,胡青山对整体情况进行了缜密的摸底排查。他惊喜地发现,伊吾库存的粮食、弹药基本充足,足以坚持到援军到来,这大大增加了战士们坚守伊吾的信心。他们加紧修建防御工事,改装地雷炮,坚守待援。

伊吾城激烈的战斗接连不断,匪徒数十次进攻被一次次击退。4月5日,数百名匪徒又疯狂地向伊吾发动了一次大规模进攻,战斗从凌晨持续到第二天上午,连续打退匪徒7次猛攻。

伊吾城战斗不断,下马崖的叛匪也在加紧进攻。4月30日,叛徒头目以交流生产为名,伺机夺取在当地帮助生产的战士的枪支,12名战士全部遇难。在淖毛湖,叛匪故伎重演,以修渠为名诱捕杀害了二连连长赵富贵,这位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屡战奇功的英雄,牺牲时年仅25岁。

由于路途遥远,通讯中断,塞外的风沙和没膝的雪窝淹没了受伤的战士,一些伤员因得不到及时抢救而牺牲。直到年4月上旬,十六师才得到伊吾发生叛乱的消息。尽管敌情不明,战士们生死未卜,十六师还是立即派出部队300多人前往增援。然而,由于轻信谣言,这次救援半途而废。

剿灭叛匪

第一次救援半途而废,大家对是否继续救援也存在争议。然而,16师并没有放弃二连的战友。争议过后,师、团领导决定派出特务连,打入匪帮内部搜集信息。

得到二连还在伊吾坚守待援的确切消息后,师指立即二次派出援军,并以最快速度急行军。5月7日下午,二连指战员们翘首以盼的援军终于抵达伊吾。

二连战士和增援部队胜利会师后,乘胜出击,彻底歼灭了残余土匪,粉碎了匪徒们三天拿下伊吾县城的狂妄梦想。

军民团结

紧张的剿匪战斗中,下马崖荒野里一个小木箱引起了二连战士的注意。箱子旁的毡房和衣物显然是匪徒逃跑时丢下的,打开箱子,一个气息微弱的男孩激起战士们的铁血柔情。

这个两三岁的哈萨克男孩,后来一直被解放军收养,当时正值全国抗美援朝动员期间,孩子就起名叫援朝,但孩子的身世却没有人知道。

直到九年后,哈萨克牧民卡宾奇专程前来与孩子相认,小援朝的身世之谜才被揭开。

原来,1950年10月,被打败的残匪经过巴里坤草原时,逼走卡宾奇一家,不满三岁的独生子阿克列木被装在一只木箱里,捆在骆驼上。没想到三天后,匪徒对卡宾奇说,骆驼和娃娃都被抢去了。

1959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卡宾奇听到哈密垦区师部学校里有一个学生,是前些年在荒野上捡到的,卡宾奇立马想到了日思夜想的儿子。

父子相认,这个因骨肉分离而破碎了多年的家,终于团聚了。卡宾奇为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改名叫元朝·阿克列木,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像春风一样传遍草原,成为一段军民团结的佳话。

军功马

惨烈的伊吾保卫战中,人们至今都津津乐道一匹神奇的军功马。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这匹有灵性的马一次次躲开枪林弹雨,为中断联系的北山碉堡送水、送粮、送子弹,成为保卫伊吾的大功臣。

伊吾保卫战胜利后,5月1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发来嘉勉电,授予二连“钢铁二连”称号,那匹著名的枣骝马也荣立三等功,享受永不退役的待遇。直到1967年,这匹众人心目中的宝马才寿终正寝,葬于北山脚下。

如今,伊吾四十天保卫战的纪念馆中,还珍藏着一个发黄的日记本,那是战士朱孝庭的遗物,笔记本上,这幅用钢笔简单勾画的花鸟鱼虫画,隐含着这位年轻的共产党员,对和平幸福生活最直接的渴望和憧憬。

一晃几十年过去,依山傍水的烈士陵园与北山胜利峰隔伊吾河遥相呼应,伊吾保卫战中牺牲的32名战士,而今就长眠在这里。

每一个清晨,北山碉堡都一如往昔,守望着这座美丽小城。

当岁月的光芒轻轻拂过,

崇敬和温暖,希望与力量,

慢慢熏染开来,

这种情愫发自肺腑,

穿越时空,亘古绵延,

伊吾英烈,永垂不朽!

END

来源:哈密广播电视台

编辑:师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