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19岁末的感叹

刘春明

不知不觉又到了腊月,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而属于我们的2019 年已一去不复返了,和同事朋友聊起一年的感受,共同的感慨就是:一年过的真快,去年过年时的情景仿佛还在昨天,今年又要过年了

成为人们对一年生活的感悟和总结。

社会的快节奏发展,对人们产生了一种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错觉和无形的压力。人还未出生就被推上了快车道,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父母加快了对孩子的教育,从怀孕就进行胎教,刚生下就听古诗、听儿歌,刚上学就是各种兴趣班和补习班,孩子没有了儿时应有的欢乐的童年和少年;成年人拼命的工作、赚钱,为了节省时间,放弃了家里自己做一日三餐,手机一点美团外卖送饭上门,喜欢吃啥点啥,看似方便快捷,但长久总觉得缺少家应有的烟火气息;对于知识和学问,大多数人已不在“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了,读书也只是在车上、路上、枕头上读读电子书,看看抖音,玩玩快手,快速的浏览一下,遇到问题和困难,动脑筋思考超不过3 分钟,就把一切无知都交给了小度解决。为什么中国历史上的思想家层出不穷,而现代、当代却少之甚少,有句调侃的话说“ 思想家是在家想出来的”, 这句话真是不无道理;就连所有男人最不愿意快的男人的本能,似乎也受到了快节奏的感染变快了,否则小城镇的大街小巷突然却多了许多无人售卖的成人用品店。

在一年中更是无时无刻离不开快,每天坐公交、上电梯挤着快上,到医院看病要找关系让医生快点看,孩子出生要找关系快点生,结婚登记要找熟人快点结,小孩上学要找教育局要上快班,就连祖宗去逝火化都要托人情,安排在前面快点烧,似乎成了我们的全部。

这么快节奏的奋斗了一年,试问我们收获了什么?有人收获了爱情、有人收获了金钱,但也有收获的可谓五花八门,有收获个鸟的、收获奶奶个熊的、收获个锤子的、更有甚者收获个鸡巴毛的,你要问我收获了什么,我脑袋像过电影一样,寻找2019 年的所得,除了一地鸡毛和两头蒜,感觉再无他。

2020 年新年新气象,真希望我们能从的节奏中有选择性的放慢匆匆的脚步,让我们的生活不再因而显得没有内容。

刘春明,男,汉族,1975年2月出生,1997年中专毕业一直在乡镇工作,2017年12月调到杭锦后旗文体旅游广电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