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英超名哨克拉滕博格在专栏文章中回忆五个最难执法、最令他讨厌的球员。

贝拉米

在伊蒂哈德球场通道里,他伸手捏我的要害,我觉得他是想开玩笑,我就这么忍了。但贝拉米对任何裁判都是噩梦,他会对你龇牙咧嘴,挥舞手臂,不停的挑衅你,他的语言也很差劲,非常粗鲁。

基恩

他总想欺压裁判,我觉得这是从弗格森那里学的,就是为了在下一次判罚前给裁判施压。你无法信任基恩,你不知道下一秒他会爆炸还是做什么坏事,比如对哈兰德的犯规,太可耻了,是算计好的。

莱曼

他特别讨厌,没完没了,对一切都唠叨个没完。他还爱挖苦人,很多小细节,执法他并不愉快。

佩佩

2016欧冠决赛,他两次在地上打滚演戏,想把马竞球员罚下去,我脑子里想:“这么大个子怎么这么软?”别的裁判可能上当,但我做了功课,知道他的把戏。

上半时皇马1比0,但那个球有点越位,半场时我们发现了,边裁误判了。下半时开局佩佩对托雷斯犯规,我给了马竞一个点球,他用很棒的英语怒气冲冲对我说:“那不是点球,马克。”我回答说:“你们第一球也不该算。”这让他闭嘴了。

米克尔

选他是因为2012年切尔西对曼联,米克尔指责我有种族歧视言论,这是不实的,足总后来还了我清白。米克尔从未为此道歉,令人失望,因为这本可能毁了我的生活。说我种族歧视,他其实只是从队友拉米雷斯那里听说的,而后者不会说英语,其他切尔西球员都道歉了,但米克尔从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