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半岛三面环海,罗马城距离第勒尼安海仅数十公里,但是发源于此的罗马人却不是航海民族。与希腊人和迦太基人不同,作为农耕民族的罗马人,并没有航海和造船的天赋技能,他们的航海术和造船术全部学习于被征服的海上民族。在罗马征服地中海之前,罗马人不是海上航行的主角,甚至罗马海军也从未获得独立编制的军事地位。

古罗马人是农耕民族

在没有现代科学和工业体系支撑的古代世界,造船主要依靠经验和传承。早期的造船厂首先建造船体,然后铺设龙骨、甲板和其余部分,最后再将木板连接以保证船只的密封性。当然,想要建造一艘不会沉没的船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需要大量的经验和试错。

大约从公元前六世纪起,人们开始使用榫卯拼接木板,这让船只的密封性能大幅提高。公元一世纪,地中海造船厂创造了一种先构建框架,再建造船体,最后添加船的其余部分的新式造船术。这种造船术一直沿袭至今,即使现代化船只的建造方法也仍然没有脱离这个范畴。依靠这种新式造船术,罗马人能够系统化、规模化的大量建造船只。

榫卯结构大幅提高了船只的稳定性和密封性

布匿战争之前,罗马人没有海军,只有一些小型三列桨战舰用于海上防卫,而当时的西地中海霸主迦太基则拥有数百艘大型五列桨战舰。布匿战争爆发后,为了打破迦太基的海上封锁,罗马人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以计划罗马海军的发展。他们俘获了一艘搁浅的迦太基五列桨战舰,并逆向研究成功建造了自己的大型战舰。当然,罗马人的山寨品还原度并没有达到百分之百,与迦太基的正品相比,罗马战舰显得笨重且机动性差。

罗马战舰的笨重只是相较于迦太基战舰而言,对于商船来说,军舰则显得轻巧和灵活。同时,罗马战舰的船底是扁平的,因为它们随时有可能在不同地形的海岸登陆。撞角是罗马战舰的重要装备,人们用金属打造一个坚硬的重钉安装在船头,用于刺穿船体或打碎敌船的船桨。

三列桨战船

这些罗马战舰既使用风力又使用人力,船上装有方帆和大量船桨。三列桨战舰(trireme)是公元前7世纪至4世纪的主要战舰,它分为上、中、下三排,每排约有50个划桨者。在许多影视作品中,罗马军舰的划桨人是奴隶,但真实的历史上,这些划桨人都是精锐的罗马士兵,因为在白刃战时,这些士兵划桨人能够迅速拿起武器投入战斗。

四列桨战舰(quadriremes)和五列桨战舰(quinquiremes)战舰是三列桨战舰的升级版。根据古罗马历史学家波利比乌斯(Polybius)的说法,五列桨战舰长45米,宽5米,每侧各带90个桨,能容纳300名划桨者。它比三列桨战舰大,载重能力更强(满载重量高达100吨),在恶劣天气下也更稳定,速度更快。在战斗中,一艘重达100吨的五列桨战舰以高速撞击敌方小型战舰,能够将其完全粉碎。

五列桨战船

罗马人在第一次布匿战争中持续测试和改进他们的战舰,甚至发明了“乌鸦吊桥”这种能够勾住敌舰进行接舷战的新式装备。经过长达23年的战争和一些史诗级的海战之后,罗马人最终击败了西方世界最强大的迦太基海军,把地中海变成了他们的内海,并亲切的称呼地中海为“玛勒诺斯特”(我们的海)。

在和平年代,罗马海军的主要任务是保卫地中海的航行安全。在帝国时期,经常见到庞大的罗马舰队在地中海巡逻,以打击海盗和护送商船。直到公元5世纪西罗马帝国瓦解之前,地中海航行在罗马海军的庇护下相当安全。

罗马舰队保卫着地中海的航行安全

商船的主要功能是以合理的成本远距离运输大量货物。罗马商船运输的主要货物是农产品和原材料,例如希腊的橄榄油、葡萄酒,埃及尼罗河谷的谷物以及大理石、花岗岩、铁、铜、铅锭等。与军舰不同,商船对机动性的要求不高。由于它们基本上都在港口停留,因此也不必像军舰那样具有扁平的船体,而是选择了更加稳定的V形船体和压仓物。商船还使用了双层木板,从而使船体更加坚固,可以抵挡风浪和运输更重的货物。

通常罗马商船的载重量从70吨到600吨不等,大多数商船的载重量为100至150吨。某些大型商船的载重量高达1200吨,长度接近55米,从甲板到船体底部的横梁为14米。这种商船一次运输1000吨粮食可以满足一个城市一年的粮食需求。可惜的是,这种大型商船的建造技术在西罗马帝国崩溃后因为战乱而失传,欧洲至少要等到公元16世纪才重新具备了建造同等载货量船只的能力。

商船为市民运来粮食

由于罗马商船巨大的重量,风力取代人力成为行船最主要的动力。船上一般有一到三根桅杆,桅杆上有大方帆,船头还有一个三角形的小帆。但是,人力划桨仍然被保留,因为在逆风、停泊等特定情况下,划桨手的作用仍然不可替代。当然,这些划桨手就不再是士兵了,而是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