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聘来(1749—1813),字席珍,号芝山,援例捐布政司经历,改授都察院都事,诰封中宪大夫,覃恩赠征仕郎,乡饮大宾。静升王氏十九世祖。

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六月二十六日子时,王聘来生于“河东盐商”之家,居王氏老宅崇宁堡中。父亲王世泰曾“膺河东场务”,长兄舆来承继祖业“经理盐务”。为助兄长之业,他放下庙学攻读,遵父亲之嘱,“家中事无巨细”都由他来承担,“而举业遂废矣”。也就是说,为了管理好家中事务,王聘来放弃了科考及第为官仕宦从政之途,然心结不解。“生而颖异,长益严正”的他在教育子侄乃至孙辈攻读于家塾之时,仍然手不释卷,“精于考究,尤工丹青书法,绝似老莲”。他的绘画书法作品一如明清之交的大画家陈洪绶,号老莲者之作。

在他承担家中事务之初,四弟庆来因事辞世归天,小侄徽彝“尚在襁褓”之中。在四弟灵前,王聘来涕泣而言曰:“是儿成立,吾弟瞑目地下矣。”于是“扶养之,教诲之”,他“恩恤周至,数十年如一日”。

王聘来之父王世泰多在运城、夏县等地负责“河东场务”,经营盐务转运。对于积劳成疾年事已高返乡归里的父亲,他朝夕侍奉左右,从不稍怠,“先意承志,必得其欢心”。父亲病殁之日,他“呼天抢地哀若孺子”,祭祀安葬“必诚必信,一准于礼而不苟”。

王聘来虽生于豪富盐商之家,然其“为人不邀名誉,不尚奢华,宽厚俭约”却与生俱来,常常教育子侄及孙辈:“汝等能以孝悌立身,以勤俭治家,则可以绵先绪于不坠矣。”为使后世子孙牢记“俭约”,勤于劳作,他特题书“勤俭”二字,悬匾于家门之额,以永志不忘。

对于己身,王聘来俭约有加,从不奢华,对于家族、乡里却是宽厚以待,且“不邀名誉”,一如其父王世泰,只要公中有事,定当解囊以助。

静升王氏素有“山右(即山西)望族”之誉。静升村九沟八堡十八巷,一条大街五里长,有东社、西社之分。居村东者以村中文庙为界属东社所辖,办公地点在八蜡庙;居村西者则属西社管理,办公地点在后土庙,两社公事则在文庙共议。

村西后土庙的后土圣母及五岳四渎之神对西王氏族人而言一直崇信有加,王聘来更然。因为无论家乡农耕风调雨顺,还是外出经商行“五岳”走“四渎”顺风顺路都有“神灵保佑”,所以四时叩拜已成定例。

某年,王聘来这位乡饮大宾见村西后土庙中的五岳殿年久失修,“舍宇将倾”,于是“奋然与诸兄弟商议捐金修之”。长兄舆来,五弟惠来、六弟绶来全都赞成,于是砖石灰土到位,木料加工精细,立柱筑墙中规,很快五岳殿工竣,并对其他殿宇也做了补葺,庙貌焕然一新,香火更加旺盛。

西王氏家族族大枝繁,从五世彦通生五子,后世子孙分为水、木、金、火、土五派,家族之中向官府交纳的人丁银由各派筹银支付,并且每五年每派各选人充当户头一年。为解决户头补助和各派人丁银所需,王聘来作为水派支系首户,于清嘉庆十六年(1811年)带头捐银百两为之倡,随之水派族人各以所有捐纳不等。有了基金,还需有人负责,于是责成户头经理生息,“子母环生”,同时治田买地,以其收入,作为人丁银和户头帮贴之所需。

清嘉庆十八年(1813年)七月十一日午时,王聘来走完了他的人生历程,“享寿六十有五岁”。

王聘来生子有三,长子敦彝任职布政司理问,诰授中宪大夫;次子敬彝为守御所千总,河南府经历;三子尊彝系国子监太学生。侄儿徽彝由他抚养教育成人,并捐职户部主事①,后任广西横州知州,前已提及。也正因子侄任职官府,王聘来先后诰封中宪大夫和覃恩赠征仕郎,其妻原配何氏,继配岳氏、何氏、郑氏、张氏、李氏,俱封恭人。

王聘来辞世之后,其子侄特请静升村东王氏“例授文林郎、吏部拣选知县、癸酉(1813年)科选元②、辛巳(1821年)恩科举人、宗愚弟王履谦”为之“撰文”墓志铭;本县蒜峪村“例授文林郎、吏部拣选知县、壬午(1822年)科举人、姻再晚生陈炳谦”为其墓志铭“书丹”;本族“赐进士出身、宁武府儒学教授、族弟会极”为其墓志铭“篆盖”。

清道光十九年(1839年)三月十六日申时,后世子孙将王聘来与其妻何恭人、岳恭人、何恭人、郑恭人、张恭人合葬于静升村北山鸣凤塬王氏祖茔其父王世泰之墓足头。

王聘来墓志铭盖

2006年笔者有幸在王家大院视履堡外的老高家崖坡路之处发现了《芝山王公墓志铭》,特抄录下来,收入《王家大院·静升文庙·资寿寺碑文汇编》中。今以其所载,还有嘉庆版《灵石县志》中的资料为文如是,介绍这位宽厚俭约的王聘来。

【注释】

①主事:清沿明制,定主事为六部各司中最低一级,官衔为正六品,之后可递升员外郎、郎中。

②选元:即拔贡。明制于岁贡之外考选学行皆优者充贡,称选贡。清初,定每六年选拔一次;乾隆间改为每12年一次,每府学二名,州、县各一名,由各省学政从生员中考选,保送入京,作为拔贡。清代的拔贡即由选贡而来,“元”为首的,第一者也,故拔贡称选元。

张佰仟、王儒杰/文 任虹霞/绘

山西王家大院

长按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