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今年没有“五一档”,在电影院仍然关闭的当下,网络电影被给予更多期待。

其中在5月1日上映的《倩女幽魂:人间情》无疑成为了话题中心。经典大IP改编,横跨3个年度,高于业内一般水平的大投入,让这部作品上映之前就光环加身。上线56小时专辑播放量破亿,4天累计分账突破1769万,商业表现和数据指标一路飘红。

高起点也意味着高风险,如今这部电影争议也颇多。作为当时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一大代表,《倩女幽魂》很难超越,张国荣和王祖贤的搭配也无人可替代,《倩女幽魂:人间情》的确在剧作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也不能满足所有观众的期待。

但坦率地说,作为一部网络电影来说,这部电影配得上“精致”二字,已经非常接近院线大片的品质,甚至好于很多的院线电影。

无论是特效、老戏骨的加入以及营销,都可以看出制片方致力于打造一个破圈、提振行业信心作品的诚意。

可以说,任何一个行业的升级,都需要现象级、爆款项目作为标杆。只有投下“重磅炸弹”,才能快速激活行业,步入下一个阶段。

但放眼整个网络电影行业,早期蹭IP、粗制滥造的作品仍然存在,透支着行业的信誉,市场仍缺乏头部作品的引领,真正掀起全网观影热潮的现象级作品尚在少数。

因此,影视行业鄙视链底端的网络电影,需要更多优质的、具有一定电影制作的工业化水平的作品输出,彻底扭转观众先入为主的偏见,真正让网络电影行业走进大众视野。

虽然做的还不够好,但《倩女幽魂:人间情》志在于此。

作为一个供职芒果台18年,之后转型做网络电影的人,《倩女幽魂:人间情》总策划刘朝晖对于网络电影有着一腔热血。虽然身处所谓的“影视行业鄙视链底端”,但他坚信网络电影是一个有趣而充满活力的新行业,是勇敢者的游戏,是有梦的年轻人造梦的蓝海。

接下来,我们为大家奉上刘朝晖《来自影视行业鄙视链底端的一封信》,希望和大家一起,为网络电影争得“尊严和未来”。

来自影视行业鄙视链底端的一封信

这封信

写给所有网络电影从业人员

以及在这个行业鄙视链底端奋争的人们

我要带着对一些人的道歉而来

也要向更多人致以谢意

2015年年底的一个晚上,一位湖南卫视老同事老领导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听说你在北京拍“三级片”?

彼时我从湖南卫视辞职已经两年有余,刚刚进入网络电影这个行业。

在这位同事眼里,一个曾经被评过省级劳模,作品拿过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一等奖,在中国最牛逼的电视台里,在才情和人品上多少有点口碑的人,我的新工作该有多么不堪。

放下老领导的电话,我发了好一会儿呆,想用长沙话对着空气骂一句脏话。

几年后我才意识到,其实从那一刻起,我已经被牢牢定位在影视行业鄙视链的底端。

我个人于鄙视链不敏感,总觉得强者自强,英雄不问出处。做记者的时候,抗洪大堤上经常会聚集很多不同级别的媒体,从中央媒体,省级媒体,到县电视台记者,谁的稿子最牛才能被我高看一眼。我亦以此要求自己。

事实上,我觉得网络电影是一个有趣而充满活力的新行业,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更有挑战力、更前沿的物种,是勇敢者的游戏,是有梦的年轻人造梦的蓝海。更致命的是——这是一个2C的市场,是的,纯粹2C。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有些大剧大综艺的公司没有进入这个市场?我的回答是:大公司,未必有大胆量。

这个市场的产品,非平台定制,更不是赚取制作费的差价,是一块钱一块钱卖给观众才能回本盈利的。正因如此,它风险更高,利润也有可能更大。它要有成为一部优秀电影的雄心,还需要考虑作品在类型、风格、节奏、叙事方式上如何适配移动观影的特殊性。

显然,光胆大远远不够。它的门槛看上去又足够低。

于是,我,一个有着二十多年荣耀战绩的职业电视人,来到这个领域,沦为一个彻彻底底的素人。

一个光头。很长时间里,这应该是“小黄瓜”给大家的唯一印象。

入场了,随之而来的,远不止有类似“三级片”这样的天问。

好几次论坛,上一环节是院线大佬,他们大体会在结束前调侃一下网络电影。有一次,我站起来说:兄弟留步,下一个网络电影环节我们对话一下!

可惜音乐响起,他们已经离场,背影都没有留下。

这些并不重要,最令人难受的,其实是这个新行业早期的很多行为,可谓自甘沉沦。

用前六分钟骗取点击,为赚制作费不惜牺牲作品,蹭IP扒海报偷创意。行业逐步升级的路上,这些显见的卑劣大多已经尸骨无存,少数还在苟延残喘。而这一切,为这个行业驻留鄙视链底端继续提供着口实。

对于我来说,更大的困惑在于,我的很多同行,哪怕曾经有过成长的梦想,却不由自主走在了“鸡贼”(与人品无关)的路上。“网大”这个名词,成了很多团队用来降低自己要求的挡箭牌。溢价充门面,损投资人肥己,凡此种种。

活命固然是创业者的首要目标,但是活命若以做衰行业为代价,谁又能活得下来呢?

关键是,我们确实还很少能靠诚意和实力去赢得真正的尊重。我们很多人动不动就喊破圈了,很多人喜欢拽“炸裂”、“巨制”、“燃爆”这样的猛词,倘真如此,我们怎么会在一个20多亿盘面的市场下徘徊了3年?

广东精鹰阿虎跟我说过,上面这个数值,有可能连佛山一家小民营企业的产值都达不到。

总是把原因归结到资本寒冬,有意思吗?

如果有价值,如果有诚意,何惧寒冬?

我曾经供职过18年的芒果台,曾经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草根电视台。

当2018年我重新创业,我的目标是集结志同道合的人,为网络电影这个“草根”的行业找尊严。

我相信,无论曾经或依然承受着多少上游族群的鄙视,“网络电影”这四个字的背后,是一个前景无限辽阔的市场。

我同样相信,这个行业尊严的唯一来源,是优秀作品。

用尽可能好的作品去确立尊严,去树立市场信心。这是仅有的选择。

两年来,我们不鸡贼不溢价不做行活。为了让作品更好,我们可以加钱赔钱,只为有一个更好的口碑,当然,我们也期盼一个优质优价的市场。

两年来,我们不苟活我们嫉恶如仇我们跟劣质团队死磕。但是对有才华有诚意的导演,近乎有求必应。很多项目是我们主动提高制作费,为制作团队提供更广阔的创作空间。其实,我们不过就是一个渺小的创业公司,我们大多数资金是以个人声誉和个人无限连带的诚意去获得的;换句话说,我是拿自己后半生的幸福,陪着志同道合的人,去博一个行业的脸面和精彩。

两年来,我在很多场合说了很多激烈的话,怼过很多人,杠过很多观点。新片场的牟雪,好多场合我跟你观点交锋,外人或以为你我有仇,今天在这里要跟你说声对不起,新片场影业成绩有目共睹,我对你更多是感佩和尊重,逢论坛必争,是我固执地希望你们这样的头部公司理应有更大的创新勇气。只有所有同行自证自强、联手拓路,才能开拓行业的“新片场”。

该说一说《倩女幽魂:人间情》了。

2000多万的制作体量,近2000万的营销体量,加上资金成本,于同类型院线片或许是个零头,但对于网络电影创业公司实在是不可承受之重。稍有不慎,烟灭灰飞,只能下半生给人出点子写策划还账。

我已虚岁五十,子尚幼,人已老。选择此行,所为何来?

对《倩女幽魂:人间情》,我已燃尽自己。无他,为行业博一口气耳。

在这个项目上,请原谅我曾经声量过大,姿态过高;我们本就卑微渺小,如果再不厉声疾呼,又谈何被影响被关注?

上映前的一段日子,我在想,如果这样一部作品都不能让世人对这个行业的认知有改观,我们的希望又在哪里?

而事实,终究给了我们欣慰的答复。

所以,特别感谢主管部门的同志,在每一个步骤都有人给我们提供指导,在疫情之下给我们最大的帮助。

特别感谢大钊导演,你是我携手共进为行业搏尊严的手足兄弟和同志。你和你的团队,用这样一个体量打出了一个行业的不可能。大院线公司许多出品人制片人对我说,2000多万制作做到这个品质,足以赢得喝彩和尊重。

特别感谢所有给我投资的出品方——众乐乐影视,中广天择,十年影业,企鹅影视,青春你好,完美世界,湖南皙悦,新力量影视,蓝莲花影业,上海唯众,广东精鹰,佛山和象,星空华文,创维酷开。太多人听到这个想法就转身离去,谢谢你们选择和相信了我们,让我们有机会去完成自我的证明。

特别感谢朱芸编老师,以《哪吒》《悟空传》头部院线音乐制作人之尊,加持了我们。你本来是拒绝的,但在作品中看到了才华和诚意,也感知到了一支网络电影团队的梦想和底线。你的加盟,已经是这个行业的一份荣耀。

特别感谢李凯馨陈星旭两位年轻演员。那么多人嫌弃网络电影,一句话都不说就拒绝,那么多人犹豫不决,不愿以身试险,何况原版的主角光环又如此强大。能请到你们是我们的幸运,下一部,我们会更好。

特别感谢元华老师徐少强老师骆达华老师张春仲老师张致恒老师,还有所有演职人员。2019年1月的横店,凄风冷雨里,29个日日夜夜,网络电影就是这样苦逼,投资有限只能拼体力还要保质量,你们是令人尊重、也给我们加持尊严的戏骨。

特别感谢阿云嘎黄龄刘惜君,你们组成了网络电影史上最强大的音乐助力阵容。为一个电影作品,留下几首歌,留下几段美好回忆,也为你们自己留下一段扶助新兴行业的佳话。那么多歌手,听说是网络电影避之唯恐不及,我们理解。希望下一回,用尊严换来各位的青睐。

特别感谢影片的物料团队以及所有营销执行团队,你们用你们的专业性与对好内容加持的热忱,在影片上线的最后阶段,丝毫不吝啬的贡献出你们的审美、创意、执行能力,使得网络电影第一次,可以体面示人。以及谱写出了那句话:“站在网络电影破圈之路的起点,遥望诗和远方。”

特别感谢爱奇艺、优酷,你们对这部作品持续关注并屡施援手。这个项目上没有合作是机缘未到,期待下一站携手。

特别感谢星空对我们的信任,把版权交给我们;感谢老白、振华、四哥、陆哥、玫姐、兴昌、阿虎、杨辉、黄迎、周琦、春花、春琴、谢涤葵、宋海龙、龙丹妮、周石星、马昊、唐亦可、洪涛老师、田明老师、良叔、张志远、周维……你们或解囊相助,或穿针引线介绍资源,给了我们无私慷慨的帮扶。

也感谢自己,任一腔霸蛮吃苦的湖湘血性,在很多弹尽粮绝欲哭无泪的时刻,尊严二字熠熠生辉指引前路。《云图》里的黑人水手说,我见过太多的世界,做不好一个奴隶。于我,没有那么夸张,但是我跟他心曲相通,尊严同在。

用诚意和实干、用好作品来赢得尊重。这是本份。

尤其特别感激腾讯视频。企鹅影视的小伙伴们,我们一起战斗,一起见证网络电影行业一项又一项纪录被刷新。你们拿出了最大的资源塑造行业形象,推动头部发力。没有这样的加持,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

我们这样的出品方、创业公司、网络电影从业者,依然处于影视行业鄙视链的底端,缺乏底气,也自然缺乏话语权。但我们要努力,要争气,恰是为了用作品和实绩赢得尊重和尊严,跟平台一起,共改变,同成长,为网生内容营造更优质透明公平的分账环境。

《倩女幽魂:人间情》上线已多日,八方四路,褒奖批评,尽收心底。冷静复盘,这部作品在内容呈现上远谈不上完美,比起赞美,我更在意来自网络上的批评声音,我很坦然接受,也发自肺腑承认。我们是一个年轻的团队,需要直面这样的声音来帮助我们成长,也需要更多的接受大众批评的机会。当然,这也说明了,我们已经获得了太多人的关注,它在网络电影五年发展史上,的确前所未见。

无论是破圈的势能还是影响力,它给行业带来了空前的惊喜。当然,它还有很多有待解读的价值和成长空间:硬核的优质作品,大平台的全力加持,科学的大营销布局,持续的爆款级作品。为这个行业,我们至少提供了一个清晰可见的案例。

而于我,于吾道南来,《倩女幽魂:人间情》只是我们即将上映的七部作品中的一部。所有经历,都会变成对未来的馈赠。

回到最初,我给我亲爱的同行们,给处于行业鄙视链底端的朋友们写这封信——倾诉与感怀,困惑和释然——只想与大家共勉:

我们出身寒苦,却葆有尊严。

我们求索前路,需磨砺手艺。

我们质朴粗砺,亦怀有雄心。

尊严和未来,都是由自己的双手来。

我想,我们已经在路上。

刘朝晖

2020年5月6日星期三

7 May 2020

从短视频播主到好莱坞导演的8条经验丨导师说 「诗人」张开宙丨正午阳光导演宇宙 导演宇宙诞生记丨深鲜企划·正午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