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弟弟太拼了。

在微博输入“陈星旭”三个字,你会在搜索出的内容中反复看到类似的词条:拍戏,他太拼。

拼在戏外的高度自制,为贴合角色形象,可以短时期内严格控制饮食,狂减20斤;也拼在戏内的自我放纵,为接近角色灵魂,无限放纵自己沉溺角色里去,不顾形象,无问破相。

戏内的陈星旭是BE体制,情路坎坷,且总没有好结果。但作为演员,在外人看来,他今天的一切似乎又都是顺风顺水,且水到渠成的。从三岁开始拍戏,一个一个角色踏实走到今天,陈星旭已俨然成为那种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现在,他想活成“别人家的演员”,这个称谓简化成两个字,是合格。

“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演员,但这很难,非常难。”

01

在电影《倩女幽魂:人间情》里,陈星旭又拼了。

奶怂书生宁采臣,不是“吓破相”,就是“哭破相”,夸张的颜艺被网友戏称,陈星旭的偶像包袱,怕不是已经被李狗子葬在了西洲。

其实细看整部电影,无论是演员的颜艺表演,还是台词表现,都略带有夸张的成分,像极了曾经那个黄金年代的香港电影。

这是一种致敬。其实我们这版《倩女幽魂》更多是一种传承。我希望现在90后、00后没有看过经典87版《倩女幽魂》的观众,可以通过我们这部的窗口,去了解经典。”

既为致敬,陈星旭放了更多的诚意与敬意进去。

在陈星旭眼中,张国荣版的宁采臣是个无法跨越的经典。87版的《倩女幽魂》世界,一切氤氲在迷离恍惚之中,唯一清晰的,是开场强盗与剑客的厮杀与郭北县混乱的集市。人间世道,险恶不过如此,宁采臣在这样的混乱里出场,仿佛混沌缩影里唯一的清流。

时隔33年,如今年代变了,受众群体也大不相同,如何诠释一个符合如今时代审美的宁采臣,成为陈星旭首要思考的问题。“其实每一个角色,我都希望能够带点我自己的风格进去,这种风格不是说演不同的那种,而更多是对角色的理解,我希望他更真实、更有人味。”

但网络电影的拍摄不同电视剧,它的拍摄周期极短,因此给到演员的空间与时间便极为有限,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合适的状态,前期的准备就更重要一些。

陈星旭选择相信原著,相信导演。“我去读了《聊斋志异》的原著,也看了哥哥的87版。另一方面,我觉得电影是导演的艺术,他对于这部作品是有一个整体的把控在,所以前期更多的时间,我也会去找导演聊,包括台词的运用、动作等,都会和导演探讨。”

片场上的陈星旭是外放的,他坚持演员若是一味捧着剧本自我品读,是很容易把自己封闭在一个位置上的,所以他更喜欢交流,用各种方式,和片场各种人交流,在交流中雕琢自己,更加贴近于角色的灵魂。

陈星旭评价自己的宁采臣,他笑笑说了一个字,“新”。“我也是在用自己的一些方式,配合导演风格的把控,去诠释好这个角色。”

画面、特效、人、哪怕故事,都是新的,也都是对过往的致敬。

02

更多观众知道陈星旭,是通过电视剧《东宫》里的李承鄞。

他城府极深,生在竞争残酷的皇家,他清楚自己的帝王宿命,也不惧于为此牺牲一切,哪怕尊严和爱情。可这样极端的李承鄞,亦有深情,深情让他心生贪念,在做过一切取舍之后,权力与爱情,他依旧都想要。

也是这样的贪念,让李承鄞的“渣”不再单纯,而是具备了更多的层次和更深的复杂性,相比宁采臣这险恶世间的一道清流,李承鄞近乎是一抹多层晕染的墨。

有了“黑”的衬托,这次宁采臣的“白”,对于观众而言,是看到了演员陈星旭的更多面。

陈星旭三岁入行,从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的小石海,到《东宫》里被称“演活了本尊”的主角,陈星旭的基本功是扎实的,这靠他自己一个又一个角色的历练,也源于他对于演戏本身的真诚与尊重。

为更加贴合角色外形,他曾疯狂举铁,严格控制饮食,狂瘦下20斤。有一次和朋友约火锅店聚餐,整整3个小时,一口东西也没吃。

后来的采访中,记者出于好奇问他面对翻滚的火锅整整三个小时,内心世界是什么样的?陈星旭意料之外的淡定,没有搞笑,也没有多余的煽情,简简单单四个字,“我要坚持”,说得仿佛像多年下来已经不足为道的习惯。

旁观的角度来看,陈星旭的自制力是极高的,他似乎很擅于为自己做规划,并坚持执行,没有什么能影响到他,哪怕极饿时的一顿美食。

但作为演员,面对角色的时候,这种高度自制又仿佛完全消失。他会为了一个角色反复研读原著,一蹙一颦,全情放纵自己投入进去,也曾一度难以出戏。“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很难出来。其实是一种执念,我不想离开,不想就这样结束。”

或也是这样的“执念”,让他挖掘出不同角色的更多面。亦正亦邪的杨康、复杂矛盾的李承鄞、俊朗硬汉欧阳俊,又或白面书生宁采臣。

每个角色都是相互独立且脱离的,角色之间,找不到一丝彼此的影子。陈星旭也曾因此被观众称赞为“换脸式”演技,仿佛年轻的身体里,藏着个老戏骨的魂。

03

如果说三岁入行是接触表演的契机,那么对于陈星旭而言,最重要的节点,是大学。

2014年,他以表演系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再谈到当年,他颇为仔细的回想了一番:“与其说是对表演的用心,不如说是兴趣。兴趣很重要,喜欢就会用心去研究它。其实从小拍戏到现在,为什么说大学这个节点对我很重要,重要的点不是在于它教会了我多少表演上的技能,而是它教会了我对于演员这个职业的尊重。”

在陈星旭眼中,演员既是一个职业,也是一门艺术。“这么多年,我做演员的态度就是真诚,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也因此,在面对《东宫》时期突然高涨的人气与变化,他没有多少起伏和纠结,很坦然便就接受了现状,顺之处之。

“对我来说,那是一段很美好的经历。接受了很多我曾经没有接受过的事,比如采访、杂志拍摄、活动。但在这样的活动和工作中,同时还要拍戏,那么怎样去平衡它们的关系,这在当时对我来说是个挑战。”

但问起拍戏与额外工作的比重时,陈星旭摇了摇头:“我不会把它们分得很清楚,因为都是我的工作,我都是要完成的,就尽量去完成吧。”

如果说拍戏时的演员陈星旭是放纵的,那站在戏外客观看待工作与演戏的演员陈星旭,就是认真和务实的。

他爱去电影院看电影,每次看到一个角色都会习惯性地想,“如果是我来演就好了,我会演成什么样?”

对此陈星旭笑说:“不一定能演得过人家,但如果我来演的话,我会怎么怎么样,会加一些自己的东西等等。初生牛犊不怕虎嘛,很想去尝试。”

但这个尝试,往往很务实,陈星旭会基于自己的现实能力与条件之上去做努力,而不是天马行空的。比如前段时间他特别想演军人,觉得自己从演技、外形等各方面都还算合适,后来果然就接上一个角色,《号手就位》里的欧阳俊。

“军人真的是我很敬重很崇拜的职业,当时演的火箭军嘛,还比较神秘,大家都不是很了解,但会去做前期训练。我去训练的时候,学到太多太多专业上的东西,很喜欢很开心。”

谈起自己如今较难驾驭的角色时,陈星旭想了想,回答同样是基于现实的:“总裁。类似总裁这样的角色,演起来很难。这种角色太现实,年纪是不一样的,经历也不一样。我没有当过总裁,要知道总裁都做些什么,才能去尽可能贴合地演出来。另外,你还要有这个气质,这个味道,这是需要经历的。”

话虽如此,陈星旭却也并不惧怕迎接各种角色的挑战。他曾说过,希望自己塑造的角色,同时也能展现出自己不同的侧面。对于目前的陈星旭而言,纵使演过角色不少,他仍觉得自己尚处在“被角色挖掘”的状态。

“每个角色现在都是在挖出我的另一面,导演帮助我把潜在的侧面挖掘出来,去附加的角色身上。”

而随着演员历练的累积、角色的丰富,不久的将来会慢慢进入下一个“被角色赋予”的阶段,提及此,陈星旭开始跃跃欲试。

“我期待随着角色类型的增加,角色能够赋予我更多不同面,包括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