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燕昭王时,乐毅领导的五国破齐之战,开战之初,燕军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齐国首都临淄被攻陷,齐湣王逃亡至莒,为部下所杀;全国被攻破的城池多达七十余座,财宝祭器全都成了燕军的战利品,还没有被拿下来的仅剩下莒和即墨两城。

但进入战争的最后阶段,齐军竟反败为胜,这便是后世的人们所常常称道的田单驱火牛而存齐国。

田单在战争初起之时,只不过是一名小小的临淄“市掾”,是名符其实的“无名小卒”。直至燕军东围即墨,即墨大夫出战阵亡,城中无主,他才被众人推举为将军,坚守即墨以拒燕。

恰在这时,燕昭王去世了,燕惠王继位,于是形势忽然有了重大变化。原来,惠王在做太子时就与乐毅有嫌隙,不大喜欢他。

田单正是瞅准了这一点,使人传播流言蜚语说:“齐王早已被人杀死了,那么大的一个齐国,只剩下两座孤城,乐毅哪里会攻不下这两座城呢?他是在等待人心归附,想自己做齐王啊!齐国人现在最害怕的,就是燕王另派别人来;要真是那样,即墨可就保不住了。”

燕惠王本来就很有些信不过乐毅,听到流言以后,便派骑劫去替代他。乐毅被迫流亡到赵国,从而使燕军的士气也大受影响,人人心情都不舒畅啊!

接着,田单又继续不断地实施了许多计谋。比如通知城中的居民,吃饭时必须先祭奠祖先,招引飞鸟经常翱翔于城市上空,成群结队地落下来觅食。

城外的燕兵见了,感觉很奇怪,田单乃宣言说:“那是神明下凡来教导我。”并且说将有一位神人降临城中,来给他当军师。

有一位普通士卒,问田单说:“我可以当得军师吗?”说完便转身跑掉了。田单赶快去把他拉回来,尊奉他作军师。士卒说:“我是故意同你开玩笑的,我什么本事也没有啊!”

田单说:“只要你和我彼此心里明白就行了,就那么一回事情,你不要说破嘛!”从此以后,凡是发布命令,或是作出什么规定,田单都说是神人军师叫他那么干的。

这种办法,倘若是在现代,那就未免太滑稽可笑了。但在公元前数百年那样的时代,却是很起作用的。齐国人竟然得到了神的帮助,那还了得?

田单在城中,亲自参加劳作,与士卒同甘共苦;自己的家属妻妾,全都编入守城队列,同大家战斗在一起。

随后,田单又派人扬言说:“齐国人最害怕割鼻子,倘若燕军把齐军俘虏都割去鼻子并让守城将士见到了,那可就糟了。”燕人听后如法炮制,驱赶着被割去鼻子的齐军俘虏,在城外转来转去。守城齐军见了,个个怒不可遏,誓死坚守城池,惟恐自己也被燕军抓去割掉鼻子。

田单还故意派人向燕军透露说:“齐国人最害怕别人挖掘他祖宗的坟墓,倘若燕军掘城外冢墓并戮及先人,那才令人寒心哩!”燕军竟又中计,大肆地在城外掘墓撒骨,烧死人。即墨人在城上望见了,无不伤心流泪,十分仇恨之上又更增加了三分仇恨。

为了松懈敌军斗志,田单收集城中藏金,以富户的名义,暗地里送给燕军将领,求他们说:“等到即墨投降时,请不要掳掠我的家族和妻妾啊!”燕军将领没有不高兴的。

平时守城,田单总是把健壮甲卒隐藏在背后,而让老弱妇孺站在前边,故意向敌人示弱。派出使者去同燕军交涉,表示愿意投降;消息传开后,燕军皆呼胜利。

在施行了一系列计谋以后,田单把城中仅有的一千多头牛,全都聚集到一起,在牛身上披挂五彩龙文,角上绑着刀子,牛尾巴上都捆上苇草,灌上油脂,点着了火。乘着黑夜人静,纵牛出城,以五千壮士跟随在后,突袭燕军。

牛被火烧屁股,狂怒往前冲;燕军从睡梦中惊醒,睁眼一看,只见到处火光闪烁,一群怪物东奔西突,挡者辄伤。

此时,齐军五千人一阵乱砍乱杀,城墙上全城男女老少一齐出动,呼喊鼓噪,敲击金属器皿,声动天地。燕军猝不及防,被惊骇得莫知所措,四散溃逃,主将骑劫阵亡,齐军乘胜一直把他们追到了齐国最北边的河上。也就是说,把敌人全都从自己的国土上驱赶出去了。

战争的结果,齐国七十余城全部收复,齐襄王从莒返回临淄,田单被封为安平君。

田单指挥的存齐之战,是战争史上颇为著名的战役之一。后世的人们大多把田单所取得的奇迹般的胜利归之于驱火牛。

其实,一群牛,无论如何凶狠,毕竟只不过是一群牛而已,岂能尽复齐城七十余座?燕军之败,惠王撵跑乐毅是重要原因之一,更非火牛冲突所致。

“兵以正合,以奇胜;善之者,出奇无穷”,田单所取得的胜利,应该说乃是他善于运用战略战术的结果。